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堂良】你快过来我怕鬼(六)

#堂良##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


难难难,道德玄


不对知音不可谈


对了知音谈几句


不对知音,枉费舌尖。


上回说到恩师因病去世孟鹤堂身疲心悲,一时腹痛发作昏睡过去,另一头地府内正与高判官自作打算的周九良,却又被栾云平一番话问得无言以对。


栾云平这话确实问得犀利,在地府这么多年人鬼情未了的事多了去,今日这还不一样,鬼差是鬼却又不同于鬼。周九良也有些犹豫,观那日光景孟鹤堂已不记得前尘往事,如今在人间活的好好的,自己平白出现到底所图为何呢?


是为了再续前缘?还是仅仅只要远远守着他就够了?周九良自认不是个圣人,做不到无欲无求,他是个贪心的人,上辈子的执念还没消,如今也不愿意放手。此番犹豫不决也是因为周九良并不确定孟鹤堂还是不是那个他一直刻在心里的人。


栾云平看出他的为难,也知道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想明白的事情,他不忍看这有情人不成眷属,给周九良出了个过渡的主意,让他再去阳间见上孟鹤堂一回。高判官也认为,因为上次他并未与孟鹤堂交谈,很多事情无法确认,不若再见一面仔细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回来也好再做决定。


周九良自然是求之不得,加上有栾云平这个总队长相求,没过多久阎王爷便当真给了他个恩典让他上得阳间。


再说回另一头,自打上次孟鹤堂在王家病倒,一众师兄弟都被他吓坏了之后,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常去孟家看望他。一来是担心恩师过世对他的刺激过大,二来也担心孟鹤堂还未成家无人照料,师兄里跑的最勤的便是那位曹鹤阳师兄。


曹鹤阳此人,是王老先生的第二个弟子,家里排行老四,为人细心体贴又爱管闲事的,平日师弟们有些烦恼心事都是找他,因此都喊他一声四哥。他倒成家早,那口子是个说相声的,也是王老先生的朋友郭先生的爱徒叫朱云峰,二人日子过得红火,曹鹤阳便一直想给孟鹤堂做个媒,这回见天儿的往孟家跑,翻来覆去地跟孟鹤堂念叨,今儿是刘家的二姑娘,明儿是魏家的大公子。


孟鹤堂只好天天躲着曹鹤阳,人家做媒也是一片好心,只是他没那个成家的心思,也从来没有碰见过动心的人,倒有那么一个挺有缘的人,可是除了做梦梦见过那个叫周九良的少年,就只有某天夜里被他所救那次见过面,还没说过话。


虽然从小怕黑又怕鬼,但也许是因为信这些个东西,孟鹤堂说的最好的几本都是聊斋志异子不语之类的鬼怪之说,还有他根据自己的梦编出来的一本未完的黄粱记。孟鹤堂知道那晚救了自己的黑衣青年不会是普通人,但他也想不到自己会在那之后天天梦见一个和那青年长得极像的少年。


剪断截说,日子过了大概一个来月,在梦里的兔子精孟鹤堂已经将外伤养好,也知道了那少年周九良是麒麟戏园里的一个小弦师。那天周九良喊师哥的张姓青年正是戏园子的一位唱评戏的角儿名叫张云雷,在城里也算是名气不小。孟鹤堂每日里困在不能说话的兔子身体里,还被周九良偷偷揣怀里带去过戏园子里过,只是他太不老实被师父发现害得周九良吃了一顿板子。周九良不知从哪儿找了块儿小木头,天天拿个小刀对着孟鹤堂刻刻修修的,最后雕出来个不大像他的木头兔子。看着周九良给木头兔子钻上洞穿了红绳,孟鹤堂才明白他那意思是天天戴着这木头兔子上台拉弦就算是带着自己一块去了。


在梦里瞧见那个木头兔子时,孟鹤堂就想起了师父临终给自己的那个红绳儿手串,正与那木头兔子一模一样,他只当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世上当真有这么简单凑巧的事儿吗?


闲言少叙,这天周九良好容易得了恩典来到阳间,正是白日里孟鹤堂才打发走了又一次登门说媒的曹鹤阳。好不容易歇了口气,孟鹤堂坐下正喝着茶,伺候的小子进来通报有个黑衣青年自称故人,思来想去不知道是哪位故人便请了人进来。


周九良便走进厅来,孟鹤堂显然没想到能再见他,愣了一瞬便笑着上前请他入座,口称恩公。


“不必如此多礼,叫我周九良就行。”周九良被一口一个恩公喊的有些别扭,赶紧报上了名姓。


孟鹤堂惊讶这人当真与梦里的少年同名,又长得如此相似大概当真是有些蹊跷,因他梦里日日与周九良相处,心里顿时亲近了许多。想到那晚孟鹤堂还有些后怕,但他又想起自己在那女鬼眼里看到的一切,有心想问问那女鬼后来如何了,便委婉道:“那晚你捉走的女鬼,也是个可怜人。”


周九良没想到他还关注此事,不免有些唏嘘:“世上哪个不是可怜人呢?”


“我在她眼里瞧见了,她也是被负心人所害,”孟鹤堂以为他这话是说那女鬼死有余辜,忙解释道,“她是真的可怜,只是把我错认成了那个害死她的人。”


“她是怨气难消,乱了心智。但你怎么会在她眼里看见她的前生?”周九良听到这觉得奇怪,一般人看不见鬼神,那女鬼要惑人因此能被看见,但是孟鹤堂所说的在那女鬼眼里看见的前生,却勿论是谁也做不到的。孟鹤堂按理来说只是个凡夫俗子,又怎么会这样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孟鹤堂也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不过我从小就有点和别人不一样,之前有个算命的先生说过,我是个魂魄不全的。”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tbc#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