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堂良】你快过来我怕鬼(十)

#堂良##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


大将生来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


风吹鼍鼓山河动,电闪旌旗日月高。


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怎能逃。


太平待诏归来日,朕与将军,解战袍。


书接上文,上回说到戏园夜起大火,孟鹤堂打火场里救出张云雷周九良师兄弟二人,一同到了万春医馆。不料医馆这位坐堂的杨大夫与张云雷私交甚密,周九良看出师哥已经被那小眼睛大夫拐跑,又追问自己的兔子下落。因当时孟鹤堂谎称兔子被自己藏了起来,这会便出了医馆,好一会儿竟拎了只大白兔子回来。


那要说孟鹤堂去哪儿了呢?前文里他骗周九良说把兔子藏起来了,但他自己就是那兔子啊,现在人家要兔子,他能咋办总不能变成兔子跳上床跟人家说自己是个兔子精,凡人对这种事情接受也困难万一到时候被别人知道了传出去了,那还在追杀他的老道找过来怎么办?


这一趟跑的倒不远,他趁着夜里乱糟糟的到隔壁和祥酒楼后厨找了半天,正好找见一笼兔子,估计是第二天准备做菜的,便顺手牵了一只羊,不是,牵了一只兔。孟鹤堂颠了颠那兔子分量,比自己轻多了,但好在通体白毛跟自己乍一看挺像,而且老老实实趴在角落里头看着就好欺负。


拎着兔子进了医馆,孟鹤堂一把递过去给还躺在床上的周九良:“呐,你的兔子。”


少年果然笑了,露出一口大白牙,接过兔子呼噜了两把,却突然停了手有些疑惑地抬头看了看孟鹤堂,迟疑着开口:“先生……这不是我的兔子啊……”


孟鹤堂挑起眉毛,虚张声势地提高了声音:“这就是你的兔子啊!我说是就是!”


“真不是!我的兔子胖多了!这兔子摸着都硌手,还有,我的兔子毛比这个软多了!还有,这兔子有点儿傻傻的都不会动弹,我那只就爱动弹!”周九良也是孩子倔脾气上来了总觉得自己的兔子被孟鹤堂弄丢了,忍不住就扒拉着手里的兔子跟他嚷起来。


“你说谁胖呢?!”


“你说谁傻呢?!”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来。


周九良一脸懵逼地看着手里的兔子跳到地上变成了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子,还叉着腰问他说谁傻。


刚刚没忍住问说谁胖的孟鹤堂也傻了,自己居然随手一拎捡了只兔子精?不对虽然自己也是兔子精吧但是这不是重点啊!怎么着今年兔子精大丰收是吗?


房间正中站着的这位也是一身白衣,看着挺高,瘦的跟个竹竿似的,一脸不高兴地回头看看孟鹤堂:“哥们你这事儿干的,怎么能随便捡个兔子糊弄人孩子呢?”又转头看看周九良:“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说谁傻啊?兔子你都能看出傻?”


孟鹤堂忍了又忍,没忍住:“不是你都成精了还被人逮住了弄酒楼里去了你不傻吗?这位大傻子?”


“去去去乱说什么呢我才没被逮住!我刚准备跑你就进了厨房,要不是你我现在都到家了!还有,我有名儿我叫秦霄贤!你才大傻子呢!”青年很不开心,抱着双臂一屁股坐在桌子旁边,还挺自来熟的给自己倒了杯茶就喝,结果又被茶水烫了一龇牙咧嘴。


坐在床上的周九良还没反应过来,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秦霄贤,再去看站着的孟鹤堂。孟鹤堂一脸复杂地看着自己捡回来的这活宝,再转头跟周九良撞了一个对眼,有点心虚地移开视线。


被秦霄贤这么一掺和,周九良也忘了刚刚听到孟鹤堂说了句什么,只是消化着眼前活生生站了只妖精的事实。好一会儿才有点磕巴地问:“所以,我的兔子呢?”


得,这孩子怎么还想这事儿呢,孟鹤堂无奈撑住额头,想着今晚被秦霄贤这么一闹孩子应该也有点心理准备了,心一横便默默走到周九良床前,迅速变回了兔子跳进了他怀里。


“噗——”秦霄贤一口茶喷了出来,再看周九良已经又傻在那儿了,“你也?!”


孟鹤堂有点不好意思,蹬了蹬后腿,就着兔子身体开口:“呃,总之是个挺长的故事……”他没敢抬眼看周九良的表情,小心翼翼往旁边的被子里躲了躲,小声嘟囔了一句:“但是我觉得我不胖吧……”


周九良没说话,躺下一拉被子把自己从头到脚全盖上:“我做梦呢吧?”过一会儿掀开被子喘了口气,“还没醒?”又过一会儿,再掀开被子,跟趴在他被子上的孟鹤堂大眼瞪小眼看了一会儿,又把被子蒙上了。


完辽完辽孩子被吓着了,孟鹤堂在心里骂自己脑子一热就冲动的变回原型了,只能跳下床,看看还坐在桌边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秦霄贤,没好气地对他说:“你走吧,今儿的事跟谁也不许说啊,不然要是让我听着了,你就等着吧。”


回头看看还蒙着被子的周九良,还是得先让他自己冷静冷静,一般人遇到这种事估计得疯吧,一连见了俩兔子精,孟鹤堂换位思考了一下要是自己种了半年的胡萝卜突然成了精那也挺难接受的。


和秦霄贤一起走出房间的孟鹤堂正惆怅着,那边儿张云雷房间里杨九郎正端出水来,跟他正撞一对脸,孟鹤堂看他神色有些凝重,忍不住走上前去,打算问问张云雷的情况。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tbc#


【秦兔子是有位宝贝儿点的,今天给您安排上了】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