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祥林】有你之处便是家



#祥林##沙雕脑洞勿上升真人##假的假的假的#


#第一次写祥林开车失败##短篇##一发完#


说实在的,郭麒麟真的是个很乖的孩子。从小到大,他爸的徒弟们,他自己的师兄弟们,都是看着这个孩子长起来的,虽然说吧嘴碎了点儿,那也没法子,跟着一帮说相声的,嘴能不碎吗?


郭麒麟很努力,这一点阎鹤祥比谁都清楚,他喊自己一声哥哥,其实俩人之间差了十五岁,看这个孩子十几岁开始上台说相声,外界说的话都是别人想象不到的难听,阎鹤祥以为自己陪着他,至少可以陪着他一块儿挨骂,倒也没成想陪着陪着,就把心赔了进去。


想起刚开始和他搭档的时候,没人在乎郭麒麟在台上说了什么,他们只会盯着郭麒麟是谁的儿子,盯着这个孩子比不过自己亲爹。郭麒麟的委屈,师兄弟们,师父都看在眼里,站在他身边的阎鹤祥,却是最直观的感觉着他所承受的一切。


有一次他俩出去演出,晚上回去在宾馆,郭麒麟喊饿点了一堆夜宵,还叫了一箱啤酒。阎鹤祥看他那天心情不好,也不知道为什么难过,还当又是谁在他面前说了什么,想着陪他喝点儿。谁知道郭麒麟还真没怎么喝过酒,也不知道自己酒量不行,两瓶下肚就开始作妖。


“大脑袋!你看着我,看着我!阎鹤祥!”郭麒麟扑在他肩膀上,扯着嗓子嚎。


“诶诶诶,看着呢。”阎鹤祥头也不回,手里剥着小龙虾,一会儿赶紧给这祖宗嘴堵上。


“你看我!不许看别人,大渣男!”郭麒麟扒着他的脸扭过来扭过去,手上刚吃了烧烤也不擦,蹭了阎鹤祥一脸油。


阎鹤祥把虾仁塞他嘴里,抽了张纸给大小姐擦手。“你怎么又给我起一外号啊,我怎么成渣男了?你讲不讲道理啊?”


“你,你凶我!你就是渣男,大坏蛋,大脑袋,穿上衣服不认人!”郭麒麟嚼了嚼咽下去,接着骂。


“你这都哪儿学的?再说我什么时候……什么穿不穿衣服的?”阎鹤祥莫名其妙,这孩子是又跟着谁看了什么爱情动作电影吗?


“你还,你还跟别的小姑娘结婚!”


“???我?瞎说什么?女朋友都没呢。”


“你还不承认,我告你我都做梦梦到了!真真儿的!”


阎鹤祥无言以对,这活宝就为个梦骂自己半天?


“………………你梦我点儿好不行?”


“我不管,你就是跟别人结婚了!你不许,不许这样……”说着说着,郭麒麟声音小了许多,看着委屈巴巴的,小模样还挺招人。


“好,不结婚不结婚,不要女朋友行了吧?”阎鹤祥也不知道自己是对着一个无理取闹的女朋友,还是在哄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那也不行……你要是不结婚我,我怎么办?”郭麒麟一下又不高兴了,抓住了阎鹤祥的胳膊,一脸着急。


“你?”这话问的猝不及防,上节目还惦记着让搭档找对象的是这少爷,现在又不准他找对象的还是这少爷,“你就,好好说相声呗,我还陪着你,等你自己能独当一面了,等你结婚了,等你嫌弃我了我就走。”阎鹤祥平静的看着他,像是在讲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不许走,不许走。”郭麒麟眼里的泪砸下来了,他把阎鹤祥的胳膊紧紧搂在怀里,“我不嫌弃你,没人要你我要你,我要赚好多钱养你,你一辈子陪着我,我也不结婚你不许走,好不好?”


阎鹤祥心里像倒了一杯开水进去,烫得疼却舍不得那热乎,低头在他红通通的眼睛里找自己,那眼睛不大,只有一个阎鹤祥在里头满满的,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把人抱进怀里,但他忍住了,他不再是十几二十岁的那个冲动的少年。


偏头躲开了郭麒麟的眼神,他对那双眼睛几乎没有任何抵抗之力:“大林,你还小,过几年你再想想今天说的话,如果你到时候还不后悔,”说到这儿,他深呼吸了一下,做了个决定,转头深深的看着郭麒麟说,“我愿意等你,一辈子都不走。”


几年过后。


“嘿郭大小姐我说你刚是不是故意的啊,在台上那么撩我?还往我身上蹦?”


“没啊,我哪儿就故意的了?”


“还说不是?怪不得昨儿晚上我说对词你就故意搅和,憋着使坏啊?”


“那是怪我吗?那不怪你把持不住吗?”


“你都那样了我又不姓柳!再说你想想你昨儿多主动?那家伙太刺激了,我容易吗我……”


“别说了别说了!错了错了错了哥,哥!您就是我哥!到哪儿都是我亲哥!”


“哎哟别吧,虽然我现在也喊咱师父一声爸,但是这伦理梗咱还是就在床下玩玩儿吧。”


“去你的去你的!你个大脑袋全是坏水儿!去你的!”


有过不安,有过心动,即使可能会一无所有但依旧不放弃交握的手,对于他们来说,能相互依偎的家,就是最温暖之处吧。


#完#


评论(3)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