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堂良】大太太跟五姨太私奔啦(二)

#沙雕脑洞##短#


#周·正房大奶奶·九良与孟·娇俏五姨太·鹤堂的沙雕爱情故事#


二太太一听,恨得牙痒痒,心说得去会会这新来的小贱人,拉着四太太就奔了前厅。


出得门来,正撞上隔壁三太太也带着人跨出房间,三人对视一眼,决定一致对外,整了整衣服头发便一同往前厅去。


还没进前厅门,便听得陈大帅抚掌大笑的声音,又掺一道女人的笑声,三位姨太太气不打一出来,气势汹汹进了前厅。


前厅的大沙发上,陈大帅靠着坐在正当中,身边一双纤纤玉手端起茶碗送到嘴边,看大帅低头喝了,又从果盘里摘下几颗葡萄喂给大帅,这般温柔小意,低眉顺目的一位美人,陈大帅真是越看越喜欢。


说来也巧,方才陈大帅回府路上,正见着路边围了一群人,人群中间听得一声女子的啼哭,声音不高,却跟小勾子似的,挠得大帅心里那个痒。陈大帅勒住马示意身边副官给他开开道,穿过人群走了几步,看见正中央一床草席裹着个人形,旁边跪着一个一身素白衣衫掩面而泣的年轻姑娘,身前还立着个牌子上书四个大字:卖身葬父。


真是晦气,陈大帅心想,出门碰着这一死人,心里顿时不开心,正要转身催马前行,那孝女抬头瞅了他一眼。嗬,这姑娘,太漂亮了嘿!陈大帅就在这一眼里头晕了,要说这姑娘到底有多漂亮,那简直是家里三个加起来也没她漂亮那么漂亮。乌黑的秀发,巴掌大的小脸儿,小薄片嘴未点而红,唇形饱满好似熟透的樱桃,穿着一身白衣水水灵灵跟小水仙花儿似的,最绝的是那一双杏核眼,梨花带雨眼角微红,眼波流转风情万种,勾得陈大帅神魂颠倒。


陈大帅弯下腰,拿马鞭挑起这姑娘的下巴,语气温柔的跟平时大大咧咧的样子判若两人:“姑娘,别怕,你叫什么名字呀?”


“奴家姓孟,名叫,”姑娘垂着眼,抿着下唇儿,羞答答的说,“海棠。”


陈大帅心都酥了,真是个跟海棠花儿一样的美人,一把把海棠姑娘拉上马,喊一声副官把地上的便宜岳父带回去准备准备下葬。一路策马回了大帅府,陈大帅看这海棠姑娘爱得都不行不行的了,吩咐下去第二天就要摆宴抬海棠做五姨太。


“哟,大帅,您这是从哪儿找来这么一位天仙儿般的妹妹呀?”三太太一屁股坐在沙发扶手上,手帕一打香风扑鼻。


陈大帅一手伸过去搂住三太太的细腰,在人脸上亲了一口笑呵呵地说:“海棠是不得已,我也是心疼她孤苦伶仃一个人,你们几个多照顾照顾她,到时候爷疼你们。”


四太太也过来贴着大帅坐下了,腰一拧把三太太差点儿没挤下去,跟没骨头似的委委屈屈地窝在大帅怀里:“大帅~海棠妹妹刚死了爹还得戴孝呢~”


陈大帅脸顿时就掉下来了,这个不会说话的娘们,爷就要明儿娶五姨太,谁管他死不死,正要开口就骂,一旁海棠姑娘伸手拦住大帅。


“大帅,这位姐姐说的没错,海棠命苦,还得为爹爹守孝,若是这时候嫁给您,那对不起大帅您的英名啊。不如您先在这帅府里找个犄角旮旯的收留收留我一段时间,大帅,海棠别无所求,只要能日日见着您就是死也值了。”海棠姑娘说着又是梨花带雨情真意切,那我见犹怜的样子,只看的陈大帅天上的星星都要摘下来哄她,哪还有什么不答应的道理。


陈大帅把海棠姑娘安置在后头一个小院儿里,又是喊裁缝置办衣服,又是贴合人口味请新厨子,一通折腾,整个大帅府没人不知道这位成了大帅的心头肉。


这般热闹,连全大帅府最闲的人都吵着了,周少爷此时在大帅府已经住了俩年头,跟陈大帅相处还算愉快,反正人也打不过他,平时也没人来烦他,周少爷天天出门撩猫逗狗的自在快活。这天听说陈大帅搁街上见着一卖身葬父的姑娘,长得那个好看,又勾勾又丢丢,陈大帅把人接回家居然还忍住等这姑娘出了孝再成亲,周少爷心说这真是遇见真爱了,又见府里给这位真爱一通侍候,忍不住好奇起来,这姑娘到底是多好看才让陈大帅这么神魂颠倒。


入了夜,周少爷刚从外头回来,日里他上戏班子听戏去了,边哼着边翻了墙过来,上得房顶找自个那小院儿,忽然余光一扫瞅见一个黑影。周少爷兴味大起,还是第一回在大帅府瞧见贼嘿,拔腿就追,他这儿追那边儿也跑,二人身手不相上下,周少爷更开心了,他到底还是少年心性,也不管这贼偷没偷大帅府里的东西,只觉得好玩。


俩人一追一跑没一会儿就出了大帅府,直追到城里一座古塔上,前头那个一转身停住了,周少爷也停住了,两人站在塔顶上,夜风阵阵,前头那人听着也急了:“你有病啊?干哈呀?大半夜追我追这么半天?”


周少爷乐了,这人还怪上他了。


那人看他不说话,就地坐在了塔顶上,喘了会儿,跟他搭话:“诶我说,你是那大帅府里什么人啊?这么玩命追我?我可没听说府里有你这样的高手。”


周少爷借着月光看看他,身材中等不高不矮,白白净净的,脸上蒙着块黑巾子,只露出一双极好看的眼睛来,因为生气那眼睛瞪的圆圆的,却一点不显凶。


“你上大帅府里偷东西给我撞见了,管我是谁,不追你还放你跑啊?”


这么说也合理,那人一时没话,也在月光下观察起他来,周少爷年纪不大才二十,长相秀气,五官端正,却又在下巴上瞧见一粒小小的黑痣,他面无表情地说话,嘴唇下意识撅起来的样子又添了几分少年气。这小子身手真不错,亏他还废了老大劲儿混进大帅府,早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在就不来了,来了也未必有机会下手。


见那人不说话,周少爷也没吭声,右手悄没声息地打怀里摸出一粒白日里吃剩下顺手揣着的瓜子,趁着那人不注意便打了过去,那人一扭腰倒也躲了过去,再转头周少爷已经两步跃至眼前,心内正悔方才大意此时必定一命呜呼,周少爷一抬手扯下了他脸上那块黑巾子。


什么情况?这一愣神又被周少爷一个利落的擒拿掰住了双肩不得逃脱,这下真是毫无抵抗了,嘴倒是不饶人叠声喊着:“你偷袭!孙砸!”


月光下周少爷盯着他的脸上下打量几遍,嘴角一勾:“你叫什么名字?”


神经病吧这个人?年纪不大怎么脑子不太好?这种时候不杀了自己这个夜闯大帅府的贼居然要问名字?再仔细瞅瞅这小子的眼神,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


“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我,我嫁人了的啊!”呸,怎么把这事儿说出来了……


周少爷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似乎在忍笑又似乎在皱眉:“嫁人了不起啊,我也嫁人了啊?”


哦豁。


这不是巧了吗这不是。


“说,叫什么?”周少爷手底下使了点儿劲,“出来混也没个名号啊?”


“诶哟哟哟哟……你撒开你撒开!年轻人不知道疼人呢怎么?”可能不太吃劲儿,被掐着没法动弹的这位一个劲儿喊疼,扭过头来瞪着他。


周少爷心说这长得好是真有优势,这么一眼他都差点松了手,看着这模样都不忍心,到底还是忍住了,手里卸了点劲儿:“说吧,反正你也打不过我,把名字告诉我就放你走。”


“你听好了孙砸!爷我叫孟鹤堂!”


#未完待续#


评论(12)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