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堂良】你快过来我怕鬼(十七)

#堂良##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


八月中秋薄露,路上行人凄凉。


小桥流水桂花香,日夜千思万想。


心中不得宁静,清早览罢文章。


十年寒苦在书房,方显才高志广。


上回书说到孟鹤堂与周九良定情后二人一如往常生活,大概是受不了他整天来显摆自己的幸福生活,和祥酒楼的阎掌柜为孟鹤堂找了个当铺里的活计。孟鹤堂去了城西当铺,便在于老板手下做事。这天他从和祥酒楼蹭饭出来,当街遇上一位故人,原来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同为兔子精的秦霄贤。秦霄贤说自己被人追杀,孟鹤堂带他先躲在和祥酒楼一问才知追杀秦霄贤之人是一位老道士。


确认了相貌特征,问过了所持法器,孟鹤堂确认了那位追杀秦霄贤的老道士,也就是当初追杀他的同一个人。要说起这位老道士,也不是什么正经修道的良善之辈,反而走了歪路竟用妖丹来增长自己的修为,他大概是害过不少妖类了,修为比孟鹤堂要高不少,因此当初才害得孟鹤堂受伤出逃最后狼狈倒在城墙脚下。


孟鹤堂心知不是那老道士的对手,本以为躲过一劫不料那老道士本事不小,还是追查到了此处,追杀秦霄贤或许是因为把他错认成了自己,也或许是因为觊觎秦霄贤的妖丹,总之若是秦霄贤被他抓到了,自己的暴露也不远了。这番思量不过瞬息之间,孟鹤堂心想最先得为秦霄贤找个去处,眼看午休时间也结束了,无法只得带着兔子形态的秦霄贤回了当铺。


这一下午孟鹤堂心事重重,连于老板也看出来他的魂不守舍,孟鹤堂把秦霄贤藏在当铺后院,带回自己家风险太大还会牵连九良,放到戏园难免老道士追查过去伤及无辜,要和祥酒楼后厨养着秦霄贤也不合适万一到时候这傻子被厨子宰了怎么弄。


孟鹤堂便干活便想着事儿,于老板喊了他几声也没听见,还是后院里传来一声惊呼才回过神来。


“嘿!哪儿来的兔子?”


得,这傻子又让人给发现了,孟鹤堂一拍脑门,赶紧过去抢回傻兔子,给人道歉说是自己一朋友让帮忙养的,中午刚拿着,没地儿放就先扔后院儿了。


正解释着,忽听后头于老板乐了:“小孟儿,你这兔子没地儿放?放我那儿呗,我养的这些个玩意儿可多了。”


孟鹤堂惊喜回头:“真的吗于老板?”这可好,他正愁没地儿安置秦霄贤,于老板那儿好歹是私人场所,一般人不好查,要是放到于老板那儿大概能藏好久呢。


“诶哟不麻烦吧?”孟鹤堂还是怕于老板为难,心说多问几句,看于老板笑着摇头说没事才放心,“那可真是太谢谢您了!”


“嗨,不就是个兔子嘛,孩子也太客气了。”于老板摆摆手,他看得出来孟鹤堂是真的有些犯难,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小孟儿机灵又勤快,过段时间他还想给人升到三柜站柜台去,因此想着给人孩子帮帮忙也好。


傍晚时分,孟鹤堂交了班,把秦霄贤给了于老板,才踏着夕阳的余辉往家赶,他惦记着还得快点儿早回去给九良做饭。出了城,他又忍不住胡思乱想,这老道士来了附近这一片是肯定的了,秦霄贤这条线索断了之后,怕他们不会善罢甘休还要多追查一段时间,他还有那么不太长的太平日子。再想到自己日后真被老道士抓到,定然没有了活路,只是已经和九良定了终身,以后怕是会耽误他,孟鹤堂一想到一个人过日子的周九良,心里好像针扎棉花一样细细密密地泛起疼痛。


这段时间当真是他开得灵智,修道又入世以来最快乐的日子了,也许以后世上不会再有孟鹤堂此人了,他思及此又恨自己早早把九良绑在了自己身边,不该这样的,孟鹤堂要死是孟鹤堂的劫数,周九良又做错了什么要承担失去他的苦果呢?孟鹤堂忍不住去责怪自己做错了,可能是生而为妖便是错,修为不敌任人鱼肉又是错,明知有劫偏要招惹周九良也是错,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可他最爱的人有一颗最柔软的心,会因为自己的错而被伤到彻底。


回家的路不算远,孟鹤堂走进院子时已经抹干了眼泪,调整好了表情,直进了厨房,煎炒烹炸简单做了几个家常菜,复又想起若自己不在了,谁给周九良做饭,他不是不愿意别人代替自己的位置去照顾九良,可他也想如果实在阻止不了自己的消亡,那至少也为九良留下些什么。


等到周九良回家的时候,厨房里的灯光还暖暖的亮着,堂屋桌上放着饭菜,刚坐下孟鹤堂正从厨房端出一盆汤来。

周九良便在灯下看见孟鹤堂一双笑眼,温情动人仿佛是最深的海,浸得他的心甜蜜又充实,忽然看见孟鹤堂眼角似乎有些红,不太像平时的他,忍不住担心地问:“先生,你眼睛怎么了?哭了吗?”


他的敏锐让孟鹤堂心里一惊,但他不想告诉周九良这一切仿佛已经注定的不祥宿命,只做出平时寻常的表情来,满不在乎地说:“没啊……哦,大概做饭熏着了吧……”


“先生你辛苦了……”周九良也没太追究,便有些心疼他忙着回来还要做饭。


“那以后,咱轮着来,我教你做饭。”孟鹤堂笑着,眼里闪过些周九良看不懂的东西。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tbc#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