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堂良】你快过来我怕鬼(十五)

#堂良##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


双足踏地头顶天,


乌云遮盖是枉然。


左手抄起量天尺,


右手推出,一泰山。


上回说到周九良见孟鹤堂接他回家,二人也不再别扭,路上说起过几日周九良的十八岁生辰,便开玩笑的说了句要吃红烧兔肉,正勾得孟鹤堂一顿假哭胡闹。到了生辰当天,师哥张云雷和杨九郎又上门来拜访,四人在院里喝茶聊天,又有周九良弹弦与孟鹤堂合作。晚间孟鹤堂烫了壶老酒,待二人略饮几杯过后,便先表明了心意,谁知周九良不胜酒力,没反应过来也对着他坦白了自己的心意。


有情人心意相通,那天晚上周九良没吃到兔子,反而被兔子吃得一点儿不剩,翻来覆去腰酸背痛,吃撑了也没被放过,直吃到后半夜累极才睡下。


夜色正深时,身旁是眼角洇着抹绯红的少年,毫无防备埋在柔软的被褥间,孟鹤堂细心地给人掖上被角,仿佛怎么也看不够似的盯着他出神。周九良迷迷糊糊地伸手摸索,孟鹤堂于是便又变成兔子乖巧钻进他怀里,从头到脚呼噜了怀里的兔子两把,他便在梦里满足地勾起了嘴角。


第二天上午已是日上三竿,孟鹤堂满脸春风,爬起来轻手轻脚的做了早饭才又推醒了周九良,看着他喝下一碗白粥才又睡下,自己也又跑到床上去搂着人,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一觉醒来,孟鹤堂脸上还挂着傻笑,怀里却是一个空空的被窝,这才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自家的床铺上。真不舍得醒来,想想梦里一点一滴的甜蜜温暖都那般真实,孟鹤堂在床上出神了好一会儿,不知想到了什么只臊得脸通红才清醒过来。


自嘲地摇摇头,或许真的该成个家了,老在梦里面和人家这样那样的有什么意思,孟鹤堂又想到好久不见的周九良,总觉得自己这般瞎想人家不好。


再看回周九良那边,这么久他又做什么去了呢?自然还是在地府,本来要说他那次去见孟鹤堂是为了解惑,可是没想到一趟回来反而更多疑点。周九良便整日在地府何处,拜访过孟婆也询问过阎王爷,也问过其他判官以及如今掌管轮回晷的几位。


诸位看官,此处需得交代几句,要说这世间万物生灵,不论你是人是妖皆有一死,除非修炼得道成仙,否则皆要入那轮回。修炼便是为了逆天改命,命里你是飞禽走兽,可若偏要做神仙便需寻得玄妙道法,勤学苦练与天为敌,千年万年不过弹指。唯有渡过命中的劫数斗赢了天,才能超脱于六道轮回之外,最终成仙。一说飞禽走兽花草树木要修成正果,首先便要修成人形,入得红尘尝遍冷暖,然后再归于本心,于入世出世的经历中获得顿悟,最后才能大彻大悟。既修出人形,就如同凡人有三魂七魄,妖有道法,皆存于道法之源即妖丹一类的,乃是妖的生存之根本,若是渡劫失败魂飞魄散,便彻底消散于天地间,不入轮回。


周九良一开始以为上一世的孟鹤堂还能像他一般经历轮回转世,后来才知道魂飞魄散是彻底消散,他拼命回想那一天再三确认孟鹤堂确实自爆妖丹魂飞魄散了,但是他在现世见到的人又是确确实实存在的。生死簿上从头翻到底,翻了这二十年来所有出生记录也没找到孟鹤堂,周九良百思不得其解。


问了孟婆也说从未见过他,倒是轮回晷处找到了二十多年前有一疑似是他的转生记录,算来时间差不多,但入轮回的只是一丝残魂,这么说来孟鹤堂生来魂魄不全一事也能对上。周九良不知该高兴还是该心疼,如今已经能确定这一世的孟祥辉就是上一世的孟鹤堂,可是他生来魂魄不全也不知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后果,又因自己当真与他阴阳相隔此后两人如何亦是未知。


想起孟鹤堂手腕上的旧物,一直未变的厨艺,还有不经意间的各种小习惯,周九良不知道为什么孟鹤堂已经没有记忆却又对一切那般熟悉。整日里想着这事儿,反倒想起上一世两人的一些事。


那时两人刚刚定情,每日里要出门去吴木匠家学手艺,自己还给孟鹤堂打了一个木头簪子,他喜欢的紧。左邻右舍的大娘大婶都喜欢孟鹤堂,小伙儿人长得漂亮嘴也甜,还会做针线会下厨,新得了那支木簪子就戴着出去显摆,见天跑城里去找那个大脑袋炫耀自家小孩的手艺。


想起那位阎掌柜周九良就醋,过了一段时间阎掌柜可能也受不了了,给孟鹤堂介绍了一个当铺里的活儿,本来以为只是个伙计,没想到孟鹤堂居然也知道当行规矩,没干俩月直接提了做三柜的掌柜。自打孟鹤堂在那家当铺干活,就不能时时回家给他做饭了,孟鹤堂便逮着空儿就教他做些简单菜式,实在两人都赶不出时间就带他上和祥酒楼找阎掌柜蹭吃蹭喝,气得阎掌柜嘴越发歪了。


那段时间刚开始孟鹤堂要教他做饭,周九良总觉得他是有什么心事,问他为什么教自己做饭孟鹤堂拿当铺做的理由倒也合情合理,周九良也就接受了,结果不管做什么孟鹤堂都夸好吃,他还以为孟鹤堂是为了逃避做饭故意捧他。


周九良故意连着做了七八天的葱油面,终于逼得孟鹤堂认输,两人便轮流着做饭。那时候记得孟鹤堂还总说一些往后自己不在了要他一个人也得好好吃饭,问他什么意思又被插科打诨掩盖过去,周九良想想觉得不对劲,说实话孟鹤堂连自己是兔子精都直接告诉他了,那又有什么别的事儿不能说呢?


当年的周九良没有想明白,也没有问过,现在再想问孟鹤堂,似乎也不能得到答案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tbc#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