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堂良】愿君无忧。

【短】【流水账】【没有文笔只有日常】【一发完】


#堂良##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假的#


上午的阳光从飘窗打进来,孟鹤堂醒来发现两人就在客厅看着电影睡着了,便先起来洗漱,再去楼下买早餐,回来周九良也起了,从浴室探出头来看着他笑。两人吃了早餐,一个进了书房看唱词儿本,一个坐在阳台上抽烟撸弦子。


一上午过去,孟鹤堂打开冰箱看看没什么菜,掏出手机坐到周九良身边,一起点了个外卖,孟鹤堂抱出吉他来俩人一块练了练几首歌。没一会儿外卖到了,周九良踹踹孟鹤堂叫他去拿,孟鹤堂好脾气的呼噜一把他的乱发,起身去了门口,弄好了碗筷喊周九良洗手吃饭。


下午孟鹤堂窝在沙发上看电影,周九良靠在他腿上没一会睡着了,孟鹤堂就把音量调低了一个人看。眼看着周九良睡了俩钟头把人喊起来,俩人一起对了对晚上的节目,收拾收拾吃了点儿东西垫垫肚子,孟鹤堂开车一块去了剧场。


到剧场还有一会,孟鹤堂就出去抽了根烟,还没抽完,周九良也出来了,抱着他的腰把人困在墙和手臂之间。烟灰砸在地上被风吹走,两个人安安静静抱着,把彼此护在自己的外套里取暖。


过了好久,孟鹤堂低声说了句话,周九良就在他肩窝里闷闷的笑,拿乱糟糟的卷毛去蹭他的下巴,抬起眼睛看到孟鹤堂也在笑,两个人就抵着唇说笑,热气散在一点点路灯的昏暗光下。


后台出来个人找他俩,孟鹤堂就在周九良的衣领上面慢条斯理地抬头,眼神带着点警告地看过去,然后温柔地拍醒在他怀里眯了个盹儿的周九良。


两人拉着手走进后台,一起换了大褂,前后落下几步走上台,灯光下他们迎着掌声和鲜花,一如往日地在台上嬉笑怒骂。


下了台,各自收拾东西,孟鹤堂问周九良晚上想吃什么,然后开车带周九良回家,路上经过的小面馆还没关门,便下车去买些吃的,再一路慢慢开回家。


回到家二人先吃了饭,再先后洗了澡,躺到床上一块看ipad上粉丝拍的他俩的节目,低声聊着观众的评论,没一会儿看完了又翻出之前的节目做对比,最后刷了会儿微博,打了几盘游戏,已经是半夜了。孟鹤堂便关上灯,亲了亲周九良,周九良往他怀里躲,一边嫌弃他一边伸脚去捂孟鹤堂冰凉的脚丫子。


凌晨三点多孟鹤堂被闷醒了,周九良趴在他身上死死不撒手,叹了口气,使劲儿揉揉他的脑袋,认命地裹紧被子,孟鹤堂又睡着了。


早上醒的时候,因为实在太腻歪,大清早的贴的那么紧的俩大小伙子,耽误了好一会儿才起床,一块儿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睡衣,孟鹤堂把前一天洗的衣服晾出去,周九良跟在他屁股后头,有一句没一句地答应着孟鹤堂跟他聊的闲话。今天孟鹤堂在手机上新学了个菜,跃跃欲试非要做出来尝尝,两人便换了衣服戴上口罩出门。


到了超市,孟鹤堂仔细对着手机上的食谱买着菜,周九良双手插着兜,这儿看看那儿摸摸,消失一会儿拿了几袋儿零食回来,又消失一会儿拎了几瓶饮料过来。孟鹤堂捡出一袋热量过高的问他还减不减肥,然后看着周九良乖乖放回去。最后买了一大堆回家,孟鹤堂去厨房做菜,周九良又跟进去帮着洗菜切菜,俩人弄了一身油烟味才把饭菜端出来。


吃过中饭周九良看见手机来消息是烧饼问他要不要去健身,孟鹤堂把人打包扔进车里直接送到健身房给烧饼,然后回了家开始收拾打扫。到了吃晚饭时候又开车去接周九良,正好和烧饼几人一起直接在外头找了个馆子吃晚饭。


吃过饭周九良说要溜达溜达,于是孟鹤堂先把车停在公园停车场,两个人便顺着没什么人的河边一路走,走到桥头再走回来,周九良抽了根烟,等他抽完了,孟鹤堂才跟他一块取了车开回家。


回到家孟鹤堂想起前两天粉丝送的礼物还没拆完,拉着周九良去书房拆礼物,两人一边拆一边研究,还幼稚地比较谁收的玩具更可爱。又有粉丝给周九良送了三弦乐谱,周九良看得手痒,拿起三弦就来了好几段。孟鹤堂想起上回弹一半儿弹忘了的那首歌,也默默拿起来练了练,周九良听他练,也拿三弦给他配着。


可能是下午打扫抻着腰了,孟鹤堂练了一会就不太舒服,难得那两天演出不多,便打算先休息去。没一会,周九良拿上红花油进了卧室,坐在床上慢慢给他按腰。听着他自嘲年纪大了,周九良没说话加重了手劲,于是孟鹤堂只得放下了伤春感秋,龇牙咧嘴地趴着抽气。按完周九良去洗了手,又回来趴在他旁边,俩人姿势别扭地对着脸,孟鹤堂看着他,小声说着情话。可是周九良看着他,只记住他好听的声音,而那些动人的情话则不经意的在心里留下,等到一个人的仔细回味。床头灯柔和的光有些像蜡烛,周九良就在孟鹤堂絮絮叨叨的情话里安然睡去,孟鹤堂凑过去亲亲他的额头,也缓缓睡着。


梦里还是两人牵着手,在河边慢慢的走。


先生,


心想事成未免太难,


那便祝你们一世无忧。


#完#


评论(3)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