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堂良】你快过来我怕鬼(七)

#堂良##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


【大写加粗HE】


双足踏地头顶天,


乌云遮盖是枉然。


左手抄起量天尺,


右手推出,一泰山。



上回说到孟鹤堂因还未成家引起了师兄曹鹤阳的注意,便时常要给孟鹤堂做媒。孟鹤堂却总想着梦里那个少年周九良,又因那一日救了他的黑衣青年与少年一样,心里不免时时在意。这天竟闻得周九良来府上拜访,两人在堂前闲叙,孟鹤堂顺口说出了自己魂魄不全之事。


这倒不是他胡诌,年幼时孟鹤堂体弱多病,有一次当真惊险,是一个路过的算命先生救了他。那老先生须发全白,没人知道他怎么进了院,倒有一派得道高人的风范。老先生说孟鹤堂是为梦魇所缠,此梦魇并非坏事只是负担太大,因此在孟鹤堂后背画了一道符以减缓梦魇对他身体带来的副作用。


当时王先生一听又惊又急,问老先生孩子好好的如何会被梦魇所缠,老先生捻了捻胡子,只说这孩子魂魄不全,旁的人救不得补不得,唯有顺其自然才能保他平安长大。那之后孟鹤堂确实不常生病了,也就是那之后他对自己的梦才有了记忆。


听孟鹤堂说到这儿,周九良心里已是百转千回不知何滋味,他恨不得立时回得地府去找出这人的今生因果看他是否已得一世平安。


“说起梦来,我还梦见过一个与你同名的少年呢,”孟鹤堂似无意提起,“跟你长得也挺像,只是胖乎乎的像个小团子,看着倒真可爱。”


这话好像日常闲聊,却又带着点儿暧昧,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无以为报,日夜有梦,念念不忘。周九良不知该说什么,听着他话里说的那个胖乎乎的团子倒确是自己少时模样,那也是自己跟这人一切纠葛的起源,就是从手贱捡了只兔子开始。


一时无话,正经说起来二人才不过第二次见面,心中各有思量,孟鹤堂不敢说自己梦里就是个大兔子精,周九良亦不能当真告诉他自己乃是地府中人。这么一番闲谈下来,便已到了午时饭点。


“都到这个时候了?九良,你且坐片刻,今日我亲自下厨。”说着孟鹤堂一挽袖子,进了厨房。他平时也不太下厨,一来没什么时间,二来他也没正经学过,只是做些家常小菜。这一日来了兴致,忍不住给这个在梦里就知道天天喂自己萝卜白菜的家伙看看,他还是比较爱吃肉。


周九良不好在厅里独坐,便在厨房门口看他忙活。看着看着忍不住跟了进去,站在孟鹤堂身边帮忙洗个菜递个碗什么的。


两个大男人在厨房里做着饭,居然也不太拥挤,孟鹤堂有一瞬间恍惚了一下,总觉得好像在哪儿经历过一模一样的场景。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最近梦做多了,甩了甩头,没看见周九良嘴角一抹不明显的笑意。


周九良想到从前自己不会做饭还常在厨房里跟着孟鹤堂被嫌弃的样子,忍不住有些怀念。后来他学会了做饭之后,又被嫌弃做菜太扬害得孟鹤堂要收拾上半天。那些生活里的点点滴滴没有因为经过了漫长的时间而被周九良遗忘,反而在他一个人的三百多年里反复回忆而更加清晰。


桌上三荤两素一汤,都是些家常菜,两人对坐在餐桌前,孟鹤堂想起在戏班子里这小孩就爱吃的红烧肉,便夹了好几块放在他碗里。周九良一愣,夹了一筷子青菜过去,然后看着孟鹤堂一脸嫌弃地吃了,才低头吃了一块红烧肉。还是熟悉的味道,周九良想,真奇怪,难道人转了世失去了记忆之后手艺却不会变吗?


“诶?九良,你会做饭吗?”孟鹤堂想着梦里天天吃生萝卜生白菜的大兔子,忍不住打听起之后自己有没有吃到正经热菜的可能。


“会一点,有机会,请你吃我做的葱油面吧。”周九良笑笑,想起自己曾经连做了七八天把人吃厌了,后来又被他记了好久的葱油面。


葱油面?孟鹤堂没听说过,却仿佛已经吃过好多回一样地回想起了一个忘不掉的味道,也笑了笑,无意说到:“行啊,那我还想吃番茄牛腩。”


“啪嗒”一声,周九良的一只筷子掉在了桌面上,惊讶地盯着孟鹤堂的眼睛看了好一会,想在那里看见他熟悉的人,却只看见一个失态的自己。


“怎么了怎么了?”孟鹤堂吓了一跳,好好的吃着饭怎么就不动了,还盯着自己看,伸手摸摸脸,难道是不小心粘上饭粒子了?


周九良回过神来,摆摆手:“没事,我没拿稳。”就在刚刚他脑子里突然有一个疯狂的想法,他总觉得孟鹤堂还记得他和从前的一切,只是孟鹤堂自己好像并不知道。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儿呢?自己从未说过会做番茄牛腩,也从来没说过爱吃红烧肉,更从来没听说过转世之后的人能梦见前生的一切。一时间种种思绪翻涌,更让他觉得事情扑朔迷离起来。


正当他一抬眼,却看见孟鹤堂伸手摸脸露出的手腕子上,绑着一根熟悉的红绳。红绳上一个木头兔子,背上还刻着个小小的“孟”字,兔子刻的有些粗糙但棱角全被磨平了,一看就是个戴了多年的物件儿。


周九良脑子嗡的一下就懵了,这分明是他上辈子还小的时候亲手雕的兔子,之后也一直戴着,那“孟”字还是两人定情之后孟鹤堂刻上去的。


如今又看见这根红绳,出现在孟鹤堂手上,周九良眼前仿佛看见了一刀一刀雕兔子的少年,又看见了一笔一划刻孟字的他,最终看见的,是红着眼睛坐在血泊里,把红绳系在那只苍白手腕上的自己。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tbc#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