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有点甜?喝水水【完结】

#堂良#


#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圈地自萌#


#愿小两口天长地久#


​上次从玫瑰园回来之后,孟鹤堂就大大方方地开着车去周九良宿舍把人带行李全带回了自己家,走之前九良他室友朱鹤松还扯个小白手绢在窗户边上甩,让周九良受委屈就回娘家。


“你说这话都丧良心!”孟鹤堂戏瘾上来,在楼下叉着腰骂他,“周宝宝咱回切啊,以后不跟这傻子玩!”


一回头才看见周九良已经自觉上了车,表示并不认识这俩傻子。


之后的生活实话说来倒也没什么不同,就像之前周九良在孟鹤堂家住的那阵儿一样,俩人一块儿上班,吃饭,磨活儿,到了后台也没什么藏着掖着的样子,七队全员表示踢翻这碗狗粮不吃。


这天孟鹤堂上午起来做了早饭,和周九良坐客厅里一个弹吉他一个撸三弦正合作着,门铃倒是响了。周九良离门近,爬起来去开门,这一下可给他吓了一跳,来的倒也不是外人,正是孟鹤堂的母亲。


“哟,阿姨,您来啦。”周九良规规矩矩喊人,心里千回百转地想一会儿孟妈妈看见客房完全没人住的样子该怎么说,完了,浴室书房全没收拾,一看就能发现他俩目前的“关系”。


孟鹤堂放下吉他也过来了,接过孟妈妈手里的包,笑着说:“妈,你今儿来也不说一声,我上车站接你去啊。”


“九良啊,辉啊,”孟妈妈挽着九良往客厅走,她不像个性格豪爽的东北妈妈,倒像个温婉和蔼的南方人,一笑起来跟孟鹤堂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对于儿子这些关系挺好的师兄弟也都认识,“我打个的不就过来了,还接个啥。九良啊,最近忙瘦了吧?”


“哈哈哈,妈,您什么眼神?他还胖了五斤呢!”孟鹤堂把孟妈妈的包放进客房,听到她的话,无情的嘲笑自家周团子。


周九良心里紧张,也没听说的啥只知道跟着孟妈妈笑,又想起来给她倒水,拉着孟鹤堂进了厨房,留孟妈妈在客厅看电视。


“先生,阿姨来你怎么不跟我说啊?”周九良抓了把茶叶,拿肘子杵孟鹤堂。


孟鹤堂把开水壶插上电,撑在料理台上看他:“怎么了?你还想准备点啥?没事儿,丑媳妇也得见公婆。”


周九良踹他:“去!我说的是这准备吗?阿姨又不知道我在你这儿住着,一会儿问呢?”


“就实话说呗。”


“说什么说!”周九良急了,老人家年纪大了有些事情肯定是很难接受的,这么突然万一给孟妈妈气出个好歹怎么办?


孟鹤堂撇撇嘴,搂住他的腰:“干嘛?周九良先生,你不承认和孟鹤堂先生的情侣关系吗?”


“不是,你躲我远点儿,一会儿阿姨该看见了,”周九良赶紧扒拉开他,突然有了一种早恋还要躲家长的错觉,“我跟你说,这两天我先回宿舍住,你在家好好的啊。”


“凭什么啊?”孟鹤堂一下直起身,委屈巴巴地看着周九良,好像被抛弃的小媳妇。


“凭什么你心里没数吗?”周九良硬气起来,说着就要收拾东西去,被孟鹤堂一把拉回怀里。


“小祖宗啊你可消停的吧,”孟鹤堂眼看媳妇儿要跑,才说了实话,“你紧张啥啊,我都跟咱妈说过了!”


“啊?”


“我都说啦!上回我追尾那次给咱妈打电话报平安的时候,我就提了一嘴,后来咱俩的事儿定了我又给妈打电话说了,师父干爹都知道了,我还能不跟咱妈说?”


“那今儿……”


“妈之前说了这几天有空想来北京看看咱小两口,她也是想你嘛。你看咱妈对你那态度,跟亲儿子一样,她又不是来吃了你的,你还跑?”


“…………”周九良捂着脸,自己刚刚那傻样是有点儿丢人,都怪孟大腮帮子瞒着自己,反正是孟二傻子的错,就怪孟鹤堂。


孟妈妈在客厅坐着,笑眯眯地对着电视,等着那俩泡个茶在厨房磨蹭了半个小时的傻儿子出来。


“能出去了不?咱俩磨蹭半小时了都,再不出去咱妈快渴死了都。”


“哦……等会我喝口水……早上那糖饼太甜了……”


“还紧张?别怂啊,有我呢。”


“你……你少说话……”


“在台上我怎么不知道你脸皮儿这么薄啊狗粮老师?”


“去你的!”


“还挺可爱嘿嘿嘿,出去记得改口了啊。”


“啊?改口?”


“小傻子,记得叫妈。”


#完#


【大概可能也许会有番外】


【堂堂九良看看妈妈吧_(:ᗤ」ㄥ)_】


【这里是为了防止大家不爱看放在最后的题外话:新坑在准备中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这个坑的支持,每次写不下去或者卡着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看到大家小红心就很满足,没有想到自己的渣文笔也没有被嫌弃,爱你们,比馕了❤话说早上一起来看见关注的太太都在激情挂人吓了一跳,想想咱写同人的本来就是圈地自萌,上升真人真的要不得,不管怎么说都是希望角儿们以后越来越好,虽然作死写过被真主看到同人文的桥段,但是还是想再废话一句:圈地自萌吧朋友们】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