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有点甜?喝水水【十三】

#堂良##甜##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祝小四口都天长地久#


【来了,那个桃儿,他来了~】


【多一句嘴:其实堂良跟师父坦白这段应该是挺重要的一章但是我没出过柜也没那个胆子所以尽量平淡地处理了,如果大家不爱看的话……那我也是不会改的……】


张云雷下了飞机,匆忙赶到了停车场,杨九郎拎着他在免税店的战利品小跑着跟上。


助理发动了汽车,张云雷一边嘱咐他直接去玫瑰园,一边掏出了手机打电话。


“喂?姐,我呀。诶,对,刚下飞机呢,”张云雷无心拍开杨九郎拦在他腰间的手,干脆大大方方窝进他的怀抱,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嘴里听不出半点着急地跟姐姐聊着,“哟,真的呀?今儿我小哥哥跟九良也在家吃饭啊?我吃过了。还行,你们刚吃好啊?哦,我一会儿回切。我想安迪了不行啊。就这么说定了啊。一会儿就到了。”


挂了电话,杨九郎看着装不下去冷静的人,好笑地问:“嘿我说张劳西啊,那是孟鹤堂和周九良,你紧张个什么劲?都比咱俩那时候还紧张了,还怕他俩被师父打啊?”


“去你的,我这是八卦之心,谁紧张了?”张云雷嘴硬不承认,心里其实压根没底儿,早知道了孟鹤堂今儿要带着周九良去找师父,他能不紧张吗?那可是他亲闺蜜,“再说了,姆们小哥哥嘴甜着呢,师父才不舍得打。”


孟·嘴超甜·鹤堂现在正跟自家搭档一块儿,规规矩矩一语不发地跪在书房里,呼吸都不敢出声儿。


一路赶回玫瑰园,张云雷等着姐姐来开门的功夫,偷摸给孟鹤堂发消息:“爷来支援你啦!”


孟鹤堂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屏幕一闪,郭德纲低头看了一眼,再看一眼旁边老老实实跪着的孟鹤堂和周九良俩人,眯了眯眼。


“磊磊,路上堵不堵啊?又买一堆东西,”楼下,王慧接过杨九郎手里的大包小包,招呼两人坐下,“九郎也快坐吧,我刚给你俩泡的茶。”


“师娘,我来吧。”杨九郎赶紧起身,接过师娘手里的托盘,给几人倒茶。


“姐,我师父呢?”张云雷端起一杯,遮着嘴偷偷摸摸地小声问她。


王慧拿眼睛看看二楼,说:“在书房呢,才吃了饭就把小孟儿和九良喊上去了,到现在也没出来。我上去送了一次茶,看小孟和九良跪那儿呢。”


“啊?那有一钟头了吧?”张云雷看看没回消息的手机,心里也七上八下的,又接着打听,“师父看着心情怎么样?”


“看着还行啊,我当是他俩没背上来给你姐夫罚的跪呢。”


“不行,我得去瞅瞅。”张云雷放下杯子就往楼上跑,杨九郎只好跟着告了个罪上去了,这祖宗钢板还没拆就这么窜。


刚跑到门口,张云雷蹲下把耳朵贴门上想听听里头什么动静,杨九郎跟上来,蹲他旁边护着他腰。


“咔——”门正好开了,郭德纲站门口看着这俩小子。


张云雷从门里看进去,周九良正给孟鹤堂递手帕,俩人好好坐在沙发上,心下松了口气,才抬头看见一脸似笑非笑的师父,和九郎站直了乖乖道:“师父,我回来了。”


“进来吧,少爷,”郭德纲打开门,让这碰也怕碰碎了的活宝进去,“刚下飞机就过来了,怎么着?怕我吃了他俩啊?”


“哪儿呀?哈哈哈,我这不是着急来见您吗?我根本不知道他俩也来啊!”张云雷尴尬笑笑,正看见桌上一把精致的古扇刚从礼盒里拿出来,“哟!这东西漂亮,姐夫你新买的啊?”


“哼,”郭德纲看了一眼那把前几天跟于谦一块逛街看见的古扇,“小孟儿买的。”


张云雷赶紧把闺蜜夸了一顿,什么乖巧孝顺懂事又机灵,直夸的孟鹤堂快憋笑憋到岔气地拍了他一把才停下来。


孟鹤堂心里清楚,和周九良在一起是不可能瞒过师父的,若是以后被发现之后给有心人拿去做文章,也会对师父,对德云社带来一些过激言论的攻击,因此索性带了周九良来直接坦白了一切,什么结果他也愿意一力承担。没想到师父并没有抓着不放,说的也都句句在理,只说两人都是成年人自己做事情自己承担后果,他做师父的该教的已经教了再说情感私事碍不到别人头上去,这话让本来做了最坏打算退社的孟鹤堂和周九良感动极了。都是十几年的师徒了,对师父他俩感情上就跟亲生父子一样,师父对他们又何尝不是一样?


当下孟鹤堂泪就止不住了,九良拿手帕给他擦了好几次,郭德纲看着好笑,三十岁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一样,那二十多的孩子倒是沉稳得像个老艺术家,他俩倒也互补,又是多年的感情了,想到当初把两人分到一块的时候心里也感慨极了。


这会孟·哭包·鹤堂被张云雷逗乐了,郭德纲看看书房里这小四口,忍不住挠了挠头上的桃,心想这德云社规上反正也没写不许社内谈恋爱,就随孩子们去吧。


安迪本来在一楼睡午觉,大概是之前听见舅舅回来了,这会儿醒了就吵着要舅舅,郭德纲便让众人下楼玩去,听见他们热热闹闹的笑,自己一人回了书房,忍不住满意地摸着那把古扇也笑了。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