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有点甜?喝水水【十二】

​#堂良##甜##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祝小两口天长地久#


【预警:谦儿大爷出现了,那下章会是谁呢?】


“喂?干爹,是我呀,小孟儿。”孟鹤堂看着周九良进了浴室洗澡,偷摸去了阳台给干爹于谦打电话。


“诶,儿子。”大中午的,于谦在家正准备午休,接着孟鹤堂电话也不知道什么事儿。


孟鹤堂没由来的有些紧张,定了定神道:“干爹,您最近都挺好吧?”


“我好着呢,得了,你小子有什么事儿说吧,没事儿能给我打电话?”到底姜还是老的辣,于谦一听孟鹤堂这语气就知道他有事儿。


“诶诶,干爹,就是我,我现在跟我搭档九良我们俩,嗯——我们俩就是,那什么,我们俩在一块了。”孟鹤堂囫囵半天才把一句话说完。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孟鹤堂等得不安起来,摸不准干爹的态度,更让准备要告诉师父这件事的他心里七上八下的。


“孟鹤堂,认真的啊?”半晌,于谦悠悠问,“你可想好了?”


“嗯,认真的,我是真的想和九良在一起。”孟鹤堂语气不带半点玩笑,认认真真的回答干爹的问题,这样直白地告诉长辈还让他有点怪不好意思的。


“哦,那行呗,你俩好好过呗。”于谦也没太大反应,这样的事儿他也不是没见过,反正人家两口子自己的事儿,又有张云雷跟杨九郎在前,唯一能说特殊的事就是这主人公是跟了他多年的孩子,心里也是不免有些复杂的。


“干爹,谢谢您。”孟鹤堂泪窝子浅,听着干爹的嘱咐感动的鼻子一酸,能有人认可支持,是多幸福的一件事儿。


一只手忽然伸过来,擦掉了他眼角泛起的泪花,是九良,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过来的,想着不能在媳妇面前掉眼泪,孟鹤堂揉揉眼睛,把九良搂进怀里。


这一打岔倒让他想起了打电话给干爹的正事,赶紧又问道:“干爹,这周末师父喊我去家里吃饭,我打算就跟他老人家说了。”


“嘿,在这儿等着我呢啊?”于谦乐了,合着是为了这打电话的,“行啦,你就跟他直说吧,像个爷们似的,啊。诶,我记得前两天你师父看上一古扇,我瞅着还行,你……”


“我买!我买!下午就去买!”一点就透的孟·小机灵鬼·鹤堂赶紧说,认认真真记下了干爹说的店名和东西。


又闲扯了几句,俩人就挂了电话。捏了捏九良的肚子,孟鹤堂笑着问:“什么时候过来的?你走路都没声儿。”


“就是你学结巴的时候。”周九良乖乖让他捏,慢吞吞的回答。


“得,差不多听了个全啊。”孟鹤堂不舍的松开手,看周九良头发还滴着水,扯着人回了屋,又拿了毛巾来给他擦头发。


周九良搂着个抱枕不说话,任他忙活着,揉了抱枕半天嫌弃地丢了,搂住了孟鹤堂的腰。


孟鹤堂低头看他,知道他在担心师父那边也不说穿,只是给他轻轻的按摩着头皮,没一会儿周九良就睁不开眼了,也是连轴转了好几天太累,心情又大起大落好几次,人都明显看着瘦了。


看着人睡了,孟鹤堂才去洗了澡换了衣服,出门直奔师父说的店把那古扇买了,包的好好的揣着,他自己的车屁股给撞坏了还没取回来,倒也不着急,打个的到处跑,又去买了些食材。快到小区门口时,因为他出门也没戴口罩,结果可巧碰见几个粉丝。几个年轻女孩一脸激动地又叫又跳,还有个大小伙子也在旁边特别激动,这是珍稀男粉啊,孟鹤堂心想,给人签3了名合照了之后就赶紧回家了。


有个粉丝还问:“堂主你这是买的菜吗?”


“是啊,回家给孩子做饭呢。”孟鹤堂回了一下头回答道,然后听见后头粉丝的哀嚎就撒腿往小区里跑。


皮一下真开心。上了电梯孟鹤堂还偷偷乐,也没说错,就是给“孩子”做饭去嘛。


“九良,我回来啦。”开开门,听见声音的周九良从他房间里出来,“忙什么呢?我买菜了,晚上给你做我新学的菠萝排骨。”


“收拾行李呗,”周九良过来看他买的菜,“晚上我回趟宿舍啊。”


“啊?这么自觉吗?”孟鹤堂乐呵呵的看着他,“要不等我车修好了再去,帮你把你那些家当全拉过来。”


周九良白了他一眼:“想什么呢,还是等师父那边同意了再说吧,我晚上去把三哥接过来,好几天没练了我手痒。”


“哦……”合着是为了你那三弦啊,孟鹤堂心里吐槽,委屈巴巴地看着周九良,“我吃醋了。”


“你还吃老抽呢,吃醋,”周九良开启捧哏模式,怼的孟鹤堂无言以对,“一把弦子的醋都吃,出息。”


“也对,反正晚上是我搂着你睡,又不是三弦搂着你。”孟鹤堂自我安慰一句。


晚上,看着搂着三弦盒子躺床上的周九良,孟鹤堂忍了半天还是忍住了,诶,自己宠出来的捧哏能怎么办?凑合过呗,还能离咋地……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