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堂良】往后余生,我只要你

​#堂良##甜##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祝哥俩天长地久##一发完#


【刚看了专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忍不住这个沸腾的心就写了,建议搭配恋人未满和往后余生这两首歌一起食用】


“您好,孟鹤堂先生,我是德云日报的记者周九良,请问您几个问题可以吗?”


孟鹤堂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到周九良的场景。


那本来是一场让人无语的相亲,他和那个眉眼里处处透着不屑的女孩面面相觑的对坐着。


刚回国就被亲妈安排去相亲的孟鹤堂在心里叹气,他是没房,但他租了个朋友的别墅,三环内;他是没车,但他前天才回来还没去买;他是个跳舞的,但说自己没有正经工作那不是因为国内他的艺术学校还没正式开张吗;他是三十多了,但刚进门的时候这姑娘可还喊哥问了年龄就喊叔也有点过分了吧……


总之,目前在这姑娘眼里他就是个“没车没房没工作还已经三十多”的穷海归,孟鹤堂不耐跟她聊下去,这位变脸比翻书快的姑娘他伺候不起。


正在这当口,居然有个傻小子跑到这桌来拜访他?看着这小伙子一脸少年气,头发还烫着卷儿手感应该不错,冲着他礼貌一笑,嚯,这一口大白牙,扎眼。


“孟先生?”大白牙看他没反应,从兜里掏出一张记者证来就往他脸上怼,“我是真的记者,没骗您!”


“诶诶诶!好,知道了知道了,”好家伙这手速反应不过来差点儿没被杵瞎的孟鹤堂哭笑不得,“我知道了,你……”


“孟先生您这次回国是回来举办个人演出的吗?请问您对上次在欧洲的巡演有什么感受呢?您对说您与古典舞大家张云雷先生不合的传言有什么想说的吗?”周九良其实满心紧张,他只是个实习记者,今天没想到能见到刚办了欧美巡演的大人物,脑子一热就冲上来了,这会儿也不知道都问了些什么,一口气说完就只会看着孟鹤堂了。


孟鹤堂看看已经傻了的女孩,礼貌地向她道了个歉,然后和周九良回了他自己那桌。


“不好意思啊,这不能算个接受采访的好地方,我们就当聊聊天吧,好吗?”孟鹤堂温和的笑笑,他有经纪人来处理采访之类的工作,现在是私人时间,他本该拒绝这个莽撞的小记者,但他又有些说不上来的不舍得,只想跟这个小孩坐下来聊聊天。


“哟,对不起,”周九良冷静下来,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妥,只好低头道歉,头上的卷毛跟着一颤一颤的,“是我打扰您了。”


“没事,你刚刚问的那些,我之前有接受过相关的采访了,不如问点没人问过的?”孟鹤堂忍住揉他卷毛的冲动,掩饰地搓了搓手。


周九良愣了愣,他早就知道这位在国外知名度极高的舞蹈演员,从各式各样的报道里,能看出孟鹤堂是一个谦逊温和的人,第一次在台下看见他,皮肤极好一点不像三十岁的男人,眉眼间透着暖暖的笑意,让人忍不住跟着微笑,声音也极好听,低音炮带着点勾人的缱绻婉转,他若是唱歌肯定也特别好听,走神的周九良盯着对面的孟鹤堂目不转睛看了半天。


孟鹤堂看着这个嘴笨的不像个记者的孩子,心里快笑抽过去了,这也太可爱了吧,诶?他嘴角还有个小痣呐,嗯,抿嘴的样子也可爱,像个小猫似的。桌上一杯拉花咖啡,画着一只白色的小猫,跟这人还挺像呢,啊,这半天了还不说话,他还问不问了?有点儿渴,他这杯咖啡动过吗?有点想喝,还不说话,那我喝吧。


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嗯,这甜度刚刚好,小心翼翼的不把图案喝变形的孟鹤堂满足的眯起眼。周九良看着他瓷白的手指搭在咖啡杯上,突然反应过来,这不是他刚抿了一口就忘记喝的蓝山吗?


“呃……孟先生?”周九良有些尴尬,总不能告诉人这是自己喝过的吧,“我,我暂时想不到什么问题,其实我特别喜欢您,我在洛杉矶曾经看过您的演出,特别好,您……”


“没事儿!既然遇见了也是种缘分嘛,你要是不嫌弃,我们就交个朋友,可以吗?”孟鹤堂放下杯子,满不在乎的笑,沾了一嘴的奶白色像圈胡子,于是周九良被这样难得一见的场面逗笑了。


“哪能嫌弃您啊?我可开心了。”周九良一笑就是完全的少年模样,奶乎乎的样子还能看出些婴儿肥,这么一笑他放松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样有些拘谨。


聊了一夜,从舞蹈艺术聊到年少趣事,也许是因为都有年少时漂洋过海在异国他乡求学打拼的经历,两人都感觉彼此有一种与众不同的亲近感。互换了联络方式,聊不够的人回去也经常聊天,在各自的生活中总有一个温暖的港湾可以随时依靠的感觉让他们越来越享受有对方的每一天。


总有某些情愫在平淡的日常里升温,有一次在电话里,周九良说起刚见面时听到孟鹤堂的声音就觉得他唱歌好听的事,孟鹤堂说自己唱歌就是很好听,还非要给他露一手。


“为什么只和你,能聊一整夜


为什么才道别,就又想见面


……


不过三个字,别犹豫这么久


只要你说出口,你就能拥有我”


他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名为恋人未满的歌好像每一句都在暗示什么,周九良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好在这端沉默着。


直到那头再次传来孟鹤堂认真的声音:“周九良,只要你说出口,你就能拥有我。”


周九良听见自己的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又听见自己颤抖的回答他:“我爱你。”


“我也爱你。”


后来孟鹤堂称这通电话为情话模范,自己封的,还得到周九良一个白眼回应。


再后来,在两人的婚礼上,孟鹤堂也唱了一首歌给周九良,他泪窝子浅,刚转头擦了眼泪,就拿着话筒要唱,音乐便应景地响起来。


“往后余生,


风雪是你,


平淡是你,


清贫也是你。


往后余生,


荣华是你,


心底温柔是你,


目光所致,


也是你。”


往后余生,我只要你。


#完#


评论(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