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番外二】有点甜?喝水水

#堂良##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带娃日常##纯属虚构##反正就是慈父严母#


设定:孟孟是大爸,九良是小爸,俩孩子代孕的龙凤胎,哥哥大名孟洲小名乐乐,妹妹大名周梦小名笑笑,俩人在一个班。


“十一月七日,雨。


今天大爸和小爸又在家里离婚了,小爸先说的,他留被,大爸就说他留褥子,说了半天,每次我和哥哥都是给小爸的,大爸一个也没有,好可怜啊。下次他们离婚我就跟哥哥商量商量,一人跟一个多好。”


看着刚上二年级的周梦的日记本,班主任徐老师忍了又忍,还是翻出了家长通讯录。


“喂?您好?孟先生吧?我是周梦小朋友的班主任徐老师,是这样的,您看看您什么时候有功夫来学校一趟吧,您家孩子有些事儿我可得跟您好好说说。”


孟鹤堂挂了电话,一脸茫然,回头看看正弹三弦的周九良:“九良,笑笑她们班主任给我打电话叫我去学校,你说笑笑是不是犯什么事儿了?”


“啊?不应该啊,咱闺女可乖了,又不是乐乐那皮小子。”周九良也想不通,那怎么办呢,老师叫家长了,总得去吧,索性俩人下午都没事儿,就一块去了学校。


看完了闺女的日记,周九良简直按不住脑门上突突直跳的青筋,揪着孟鹤堂耳朵就数落他:“我都说多少回了咱俩在家里少对词儿!”


“那不是你先开始对词的吗嘶——疼疼疼!”孟鹤堂委屈极了,笑笑也没往心里去啊,看这孩子多懂事,还想着一人跟一个让他们两口子都有个娃养呢。


“我不管,下回不许当着孩子面儿说那些个有歧义的词儿了听见没!”


“哟哟哟,您二位别呀,别在这儿打起来,哎呀没多大事儿,好啦好啦……”徐老师心累,还得劝架,有这样俩爹,周梦同学在家也挺不容易的吧。


正说着,那头他们班数学老师揪着个男孩儿耳朵就进了办公室门,说来也巧,这孩子还不是别人就是他们家的皮小子孟洲,小名乐乐的那位主儿。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王老师这不是我们班孟洲吗,怎么回事儿啊?”徐老师看看正巧就在办公室里的两位家长,赶忙上前问问情况。


“别提了,他上课学我被我罚站了,结果站在黑板旁边还学我!”王老师气坏了,他是个快退休的老教师,年纪大了最近身上犯了疹子,天天忍着痒在台上坚持讲课,今天没忍住挠了两下回头就看见这小子学自己学得跟个傻子似的,能不生气吗?


“王老师,我没有,我那是长痱子了我挠挠,嘿嘿嘿……没学您,真没有!”孟洲一连摆着手,余光瞄到俩眼熟的身影在办公室里站着,吓了一跳,话都说不清了,“小爸?大爸?你们怎么来了!我我我……我戳,搓……挫,错了!”


夫夫俩抱着手站旁边一句一句来回斗着嘴。


“航航,你说说他这欠揍的样儿随谁?”


“随街坊呗。”


“随街坊像话吗,这可是你儿子。”


“您客气您客气,这是您儿子。”


“你儿子你儿子!”


“你儿子!”


“怎么就是我儿子?你是捧哏演员啊!”


“去你的去你的,你敢作敢当行不行!”


“诶诶诶我说两位,差不多行了啊,正好您二位作为家长也在,我跟您好好说说啊,孟洲平时在学校啊………”


一通教育就到了放学时候,跟老师道了歉保证回去好好教育孩子,爷俩身心俱疲带着儿子闺女回了家。


“小爸小爸,对不起,都怪我老师才叫家长的。”周九良往沙发上一瘫,笑笑跑过去皱着小脸趴在周九良肩膀上。


“就是,都怪你!”乐乐小声在后面嘟囔,没注意被孟鹤堂一把抱起来扑腾了一下就被扔沙发上了,“大爸,我错了!”


“行啦,今天就放过你俩,”孟鹤堂坐到周九良身边,亲亲宝贝闺女的小脸蛋,把乐乐塞进他怀里,“航航晚上想吃什么呀?我给你做去。”


“哎呀呀呀压死我了,”周九良搂着俩小祖宗,差点都喘不上气来,“吃饭着什么急啊,乐乐把你三弦抱出来,先给我来一段白蛇传我查查作业,笑笑别闲着,哥哥弹你唱,今天晚上查了作业再吃饭。”


兄妹俩一听,乖乖下了沙发,没一会儿客厅里响起了稚嫩的童音合唱白蛇传。孟鹤堂在厨房里一边择菜一边跟着哼,听着周九良一句句纠正孩子们的唱腔。


“那杭州~美景~盖世无双~”


“注意鼻音啊,鼻腔共鸣……”


“西湖岸~奇花异草~四了季的清香~”


“诶对咯,赶板儿啊……”


真好,这曾是他不敢想的未来,而现在不过是一墙之隔触手可及的幸福,孟鹤堂带着一腔慈父之心看着自家媳妇俩孩子,感觉自己的人生有了周九良完整得不可思议。


时间过得挺快,一会儿到了晚饭时间,孟鹤堂摆着菜,香味勾得俩孩子直走神。


“开饭啦!”


好笑的看着偷偷摸摸往餐厅看又碍着周九良威严不敢动的孩子们,孟鹤堂解了围裙,扑倒了正襟危坐的周九良。


“唉呀呀呀呀呀……”乐乐伸手捂住了妹妹的眼睛,又贴心地透出点缝隙让妹妹看清楚。


“起开起开!”周九良脸爆红,在孩子面前也没个正经的样儿,“莫挨老子!”


“不起开!就挨着!”孟鹤堂跟个无赖似的贴在媳妇身上,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乐乐笑笑快来!咱一块儿挨着你小爸!”


兄妹俩应声而上,结结实实压在周九良身上,一家四口打打闹闹,温馨极了。二人回首对上彼此的笑颜,仿佛就是一生最大的满足。


#万家灯火,有我一盏#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