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有点甜?喝水水【十一】

#堂良##甜##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祝两口子天长地久##自带胰岛素#


第二天,孟鹤堂就出院了,和周九良俩人戴着口罩墨镜直接从地下停车场走,周九良还没驾照,是张鹤伦来接的人。


​“哥,”孟鹤堂上了车,周九良把行李放进后备箱也跟着坐在了后座,乖乖喊了声:“师哥。”


“怎么着?回你家?还是先给九良送回宿舍?”张鹤伦打着火,慢慢转弯出去。


孟鹤堂抢在九良前开了口:“回我家呗,正好九良去我家住两天。”


周九良愣了愣,转头看他,孟鹤堂对他笑笑,手在底下悄悄伸过去牵住了他。怕被张鹤伦看见,周九良正想抽回手,结果孟鹤堂就一脸委屈地看着他,只好无奈放弃任他攥着自己的手,偏过头看窗,掩不住翘起的猫儿嘴。


张鹤伦在后视镜里看他俩这样,简直腻得慌,谈恋爱就跟打喷嚏一样根本藏不住啊,这二位是以为自己瞎吗?嫌弃地翻了个白眼,把俩人一路带到孟鹤堂住的小区,张鹤伦悠悠开口:“小孟儿,师父最近心情还可以,记得趁早去啊。”


看着脸腾一下就红了的孟鹤堂和周九良,吃了一路狗粮此刻终于报复成功的小白心满意足地哼着歌就走了。


“孟哥,”进了电梯,想着刚刚幸灾乐祸的张鹤伦,周九良心里有些没底,“师父那儿……”


“有我呢。”孟鹤堂揉揉他的卷毛,笑着安抚他,“怕啥?有你孟哥在,你就别操心啦。正好师父跟我说让咱俩这周末一起去趟玫瑰园,到时候他要打人你就躲我后头啊。”


周九良急了,抓紧了孟鹤堂的胳膊:“别啊……”


“逗你呢,师父不会打我这个伤员的,”孟鹤堂看他担心的样子,不忍心再逗下去,正巧电梯到了,就拉着人进了家门,“行啦,饿死了,咱做点吃的去吧。”


冰箱里还有前两天买的菜,周九良把行李放在客房里,蹭进厨房要给他帮忙。简单炒了两个菜,孟鹤堂怕两个大男人不够吃,又点外卖叫了些汤面,算是主食就不煮饭了。


吃过饭,周九良自觉去洗碗,孟鹤堂就坐在沙发上挑电影,挑来挑去捡出来一部韩国的恐怖片,招呼周九良快点洗好陪他一块儿看。


无奈地把最后一个碗放进橱柜里,周九良解下围裙,又洗了个手,才坐到沙发上,看着兴奋的孟鹤堂没忍住捧哏的吐槽:“你不是怕吗看那玩意儿干啥?”


“大白天的,咱俩人一起阳气重,没事儿没事儿。”孟鹤堂摆摆手,迫不及待地点开电影,看得目不转睛。


没一会儿,客厅里此起彼伏。


“哎呀我去!”


“嘶——”


“哦嗬~”


“呀呀呀吓死我了!”


“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


第不知道多少次帮孟鹤堂捂住眼睛的周九良在心里长叹:救命啊——


叫劈了嗓子也要继续看电影的孟鹤堂把周九良的手指头扒拉开一条缝,并自然无比地趁机抱住了周九良,心里还想自己挺机智,这样吃豆腐九良肯定发现不了。


周九良本来好好看着电影,他其实不怕这些恐怖片,但是身后这个人已经快把自己裹进怀里了,他的吐息在自己的耳后脖颈毫无章法地激起一片又一片的战栗。


受不了了!周九良脸烫的不行,扭头往孟鹤堂怀里钻,祭出奶音杀手锏:“孟哥,不想看了。”


“你不想看啦?”


“嗯~不想看了……”


关了电视,孟鹤堂笑得停不下来,看着还是不愿意抬头的周九良搂紧了自己,心里噼里啪啦放着烟花。


“周宝宝你怎么这么可爱?怕恐怖片就说嘛,又不丢人对不对?好吧咱不看了不看了……”


得了便宜还卖乖,孟鹤堂你个大腮帮子。周九良心里吐槽虽然不停,却埋在那温暖的怀里跟着笑起来,其实他一直害怕这一切只是个梦,现在才有了真实的这个人属于自己的感觉。


“九良?你行李放客房干嘛?”孟鹤堂笑完了,眼尖地看见那个放在客房门口的行李箱,低头贴着周九良红透的耳朵轻声问。


“嗯?”没反应过来的周·还是个宝宝·九良有些迷茫的抬头看着他,眼角还带着刚刚笑出的泪。


孟鹤堂大概觉得此刻的自己不主动点都不像个男人,便得寸进尺地和他抵着额头,红唇一开一合:“你除了我的床上,还想住哪儿?”


#性感堂主在线撩良#


#想看虐堂的等等啊今天没安排上,下次应该能写到#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