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有点甜?喝水水【十】

#堂良##甜##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祝哥俩天长地久#


杨九郎拿了外卖回房间,就看见自家角儿趴在床上打电话,睡衣服帖在身上,能一路从线条优美的脊背看到了白皙光洁的脚丫子,心里感叹小张老师真是本看不完的书,每次让他看了就想睡。


“啧啧啧,瞅瞅你那样,后槽牙都看得一清二楚的。”张云雷丝毫没感觉到危险,还在那儿埋汰闺蜜。


“我开心啊,嘿嘿嘿。”孟鹤堂难得不还嘴,抖机灵地晃晃脑袋,结果忘了自己的脑震荡,差点把自己晃吐了。


“也不知道刚刚是谁,那叫一个酸,还赖着你,还一辈子,呕~”张云雷打开截图软件,默默截下孟鹤堂这傻老爷们的样子。


“你趁早给我忘了啊!再说了你还嘲笑我?当初也不知道谁一宿一宿地骚扰我让我帮他拟告白稿,结果还不是嘴没人家快被抢先了。”孟鹤堂正揭他短,就看张云雷背后有个馕悄无声息接近了,他憋着乐故意不提醒,看着小辫儿被吓出了天津话,才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等周九良买饭回来。


等着也挺无聊,孟鹤堂又给师父郭德纲打电话,他坐直了身子,等电话接起来,给师父交代了车祸的情况和自己的伤势,还说了九良回来的事。那头也没说什么,郭德纲到底是疼他的,还给他和周九良放了一个礼拜假,约了这周末让他带上九良到家里吃顿饭去。挂了电话,孟鹤堂打算趁着周末上师父家就把自己跟九良的事儿说了,到时候师父要是不同意就说是自己这个师哥教坏了九良,就算自己被开除了,至少能留下九良。


虽然这么想,孟鹤堂心里还是没底,打算明儿出了院先去干爹家跟干爹通个气儿,他干爹最了解师父的脾气,到时候也有个准备。


话说这网上的新闻还真是什么都敢写,他就是被追个尾,还有人说他是被同行寻仇,还有说撞他车的是疯狂的粉丝,反正说什么都有。不过这事故本身也简单就是后面那个车主酒驾结果没反应过来怼上了而已,交警队那边也在处理了,医院这边的伤情报告出来之后他再发个官方消息就辟谣了。


孟鹤堂想到看了新闻的粉丝可能会很担心,打算先发个微博让她们放心,正巧周九良买了饭回来了,在床上支起了小餐桌,趁着九良把饭菜放到桌上,他抓拍了一张照片,配上文案“没事,医院伙食还不错”就发了微博。


周九良凑过来看他手机相册,噘着嘴抱怨:“先生你这拍照技术,以后还是少发我照片吧。”


“还有脸说我?你少发点自拍吧。”孟鹤堂乐了,俩人手机里对方的照片还真不太能拿的出手,除非是海报宣传照那些修过的图,不过不发也好,这些照片他们自己看着开心就够了,拿出去孟鹤堂还不舍得让别人看呢。


桌上菜挺简单,干煸豆角,糖醋里脊,尖椒牛柳,还有西红柿鸡蛋汤。孟鹤堂吃了两口,忽然想起来件事儿来:“对了九良,我还没问你呢?你昨天不是刚回去吗,今天就回来啦?”


周九良夹菜的手顿了顿,低头平静的说:“我妈她没事儿,老两口骗我回去相亲的。”


“这我知道啊,你……”孟鹤堂一想他这倔脾气就知道相亲可能没成。


“我说不去,我妈就把我手机砸了,然后我就回来了。”周九良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把碗里的尖椒当豆角就往嘴里送。孟鹤堂一筷子夺下那块跟豆角长得一点也不像的尖椒,皱了眉看他,半晌揉了揉他那头钢丝球,又给他夹了两块里脊。


“我是说呢,昨儿给你发短信不回,我当你跟人姑娘聊的一见如故呢。”孟鹤堂也装作没什么事儿的样子,好像昨晚上那个难过委屈地跑去找烧饼喝酒的人不是他。


“我跟谁聊去?我又不喜欢她们。”


“我现在这不是知道了吗?你不喜欢她们,就喜欢我。”


周·一语致胜·九良哑口无言,耳朵根悄悄红了。孟鹤堂看着可乐,故意逗他:“周宝宝,你说不是第一天喜欢我,那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呀?”


“我瞎得早,一见钟情行了吧。”周九良闷闷的说。


“哈哈哈,那你是瞎的早……”想到自己二十出头那时候有多“时尚”,孟鹤堂哭笑不得,可他笑着笑着,又有些心疼,自己这些年来恋爱结婚离婚都没落下,可想想一直看着自己的九良,他得多委屈啊。


“九良,宝宝,谢谢你。”谢谢你,没有放弃,让我有机会抱回去。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