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有点甜?喝水水【八】

#堂良##甜##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祝哥俩天长地久#

周九良在姐姐的陪同下买了新手机,回了周艺家之后,他给旧手机找了个袋子装好,那是两年前孟鹤堂带他去两个人一起挑的。

他对手机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平时也不怎么玩,刚发的短信也不知道孟鹤堂看到没,这天晚上身心俱疲的周九良在床上辗转反侧,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上午,周九良坐车回了北京,可能是在北京呆的时间更长,也可能是因为孟鹤堂在北京,说实话这个城市比他的故乡更让他亲切。坐上出租车,周九良准备回宿舍睡一觉,手机却响了,是杨九郎。

“翔子?什么事儿?”

“孟师哥没事儿吧?”

“啊?”周九良突然有心跳突然漏了一拍的错觉,“孟哥怎么了?”

“我看新闻说孟哥出车祸了呀?这不是问问你吗?你不在他边上啊?”杨九郎也一脸茫然,他跟张云雷不在北京,他刚看到新闻吓一跳,就给周九良打电话,哪知道周九良跟孟鹤堂不在一起。

“什么?”周九良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脑子里,他听不清杨九郎还说了什么,只知道自己那一瞬间什么也思考不了了。

“九良?你冷静点,给孟师哥打个电话问问去!”杨九郎的话终于让他回过神来,对,对,给孟哥打电话。

把手机从耳边拿走,周九良低头看着屏幕,半天才勉强止住了颤抖的手,拨通了那个早就熟记于心的号码。

“喂?”通了,那边却不是孟鹤堂。

“饼哥?”周九良听出来是烧饼的声音,“孟哥呢?孟哥怎么样了?”

“九良啊,没事儿,小孟被追尾了,有点脑震荡,不过不严重,他还没醒。”烧饼赶紧说明了情况。

“好,我知道了。”周九良才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你们在哪个医院?我现在过去。”

烧饼把医院名字说了,大概是知道他昨天回家了,听声音挺惊讶:“你回来了?我听小孟说你在老家啊?”

“说来话长,”周九良不想多说,转移了话题:“饼哥你怎么在孟哥那边?”

“嗨,你孟哥昨儿晚上我们家喝酒来着,早上估计也没醒就要回去,结果路上出这事儿,我就赶紧送他过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媒体知道了,这会儿新闻满天飞,师父估计又得说我。”烧饼也冤,本来昨儿晚上是他想喝酒,结果孟鹤堂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先喝趴下了,喝多了还拉着他哭,烧饼想想昨儿晚上都害怕。

周九良到了医院的时候,烧饼也准备走了,俩人正巧在电梯口碰见了,烧饼一脸憔悴,头发乱的跟鸡窝似的,孟鹤堂刚醒,他准备回去睡会儿。

“哟,九良你来啦,刚好小孟醒了,医生看了说没大事儿了,就是还要让他再待一天观察一下。”烧饼眼睛都睁不开了,周九良谢过他让他赶紧回去休息,问了病房号就赶了过去。

病房里,孟鹤堂头上裹着个纱布正跟张云雷打视频电话。

“我天,哈哈哈,你这造型跟坐月子似的。”张云雷笑倒在沙发上,他也刚起来,差点没被新闻吓死,现在看到电话里孟鹤堂还算平安的样子,才松了一口气。

“去,你才坐月子。”孟鹤堂本来宿醉就头疼,现在更是头晕目眩的,还有点想吐。

“你说你想什么呢,早上酒醒了吗就敢开车?听说是人家追你尾是不是?车扣下了吗?我跟你说可不能放过那孙子啊……”

“………小辫儿,我问你一事儿。”孟鹤堂不太注意张云雷唠唠叨叨说了些什么,他想起就在被撞车的那一瞬间,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在车里突然想起了周九良。

“你问啊。”

“我是不是,喜欢九良啊?”

张云雷半天没说话,有点意外,又不像很意外地看着他,“你自己的事儿,你问我?”

“我,不知道。我感觉,我好像才喜欢上他,可是我又感觉,我已经喜欢他很久了。”

门口站了许久的周九良,松开了门把手,不知所措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