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有点甜?喝水水【七】

#堂良##甜##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祝哥俩天长地久#

七队都知道,台下的孟队长向来是很温和的,今天的队长却有些不对劲,有时候跟他说话还反应不过来,跟没带魂儿似的,还能为了什么呢?周九良不在呗。也不知道他们队长夫人到底干嘛去了,正说着话就被孟鹤堂晾下了的张九泰一脸茫然,在心里呼唤周九良快回来。

“阿嚏——”周九良打了个喷嚏,家里这边比北京冷,他回来的急也没带件外套。

周父周母两人已经说他说的累了,一人一边儿坐在沙发上,周艺也劝不动了,自顾自去厨房倒水,出来给九良递了一杯白开水,进家门到现在,还是姐姐想起来他一路奔波回来连口水也没喝上。

周九良看看父母,给孟鹤堂发短信:“先生,我到家了,我母亲没事,骗我回去相亲呢。”想了想,加上了一句:“有点想你了孟哥。”手指头在屏幕上划拉了半天,还是把最后一句又改成:“想回北京了孟哥。”短信发出去,他又买了张第二天回去的高铁票。

周母见他又是发短信又是买票,气不打一处来:“就那么想回北京吗?北京是你家还是这儿是你家呀?周航,我今天还就告诉你,你这次回来要不处个对象,就别想走了!”

“妈,你干嘛呀?航航才二十多还小呢,再说了没准他自己有对象呢?你这不强人所难吗?”周艺刚放下水杯,赶紧接着周母的话。

“我没有女朋友。也不去相亲。也不要对象。”周九良语气淡淡的说,低头看手机有没有短信回复。

周母看他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不听话的孩子让她的怒气从心底里升腾,她一步冲到周九良面前,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把就把周九良的手机砸到了墙上。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周艺,可她不知道该拉住暴怒的母亲,还是该拉住一脸平静的弟弟。周九良蹲下身,捡起了已经满屏玻璃渣无法工作的手机,拉起行李箱,一言不发往外走。

“周航!你走出这个门!以后就不要回来!”周九良跟没听见一样,行李箱滚过门槛,重重磕了一声。

“妈!你这是糟蹋东西还是糟蹋人呢!”周艺追出门去,周九良已经快走到领居家门口了,家丑不外扬,周艺不好喊他,回去开了车出来,好说歹说楞把周九良拽上了车。

车上周九良也不说话,周艺只好劝他:“你不愿意在家待着,就去我那儿住两天。”

“不去。”

“那你去哪儿啊?”

“我回北京。”

“你买的明天的票吧?今晚在我那儿住一晚,没事儿,你姐夫前两天正好出差了,明天我送你去车站。”

周九良这才消停了,又低头看着手里粉身碎骨的手机出神。

周艺叹了一口气,在等红灯的间隙腾出手来薅了薅弟弟的卷毛,自己弟弟其实也不容易,小时候学三弦,后来学相声,到现在也算是学成,在北京发展的很好了,可爸妈总觉得孩子就得听他们的话,不然也不会这几年逼得弟弟都不愿意回家。

“航,我知道你跟家里不太亲,不愿意听他们安排,姐都理解你,你实话跟我说,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才不愿意去相亲?还是你就那么乐意看到爸妈不顺心?”

“……我不乐意看他们不顺心,是他们不想我顺心。”

“那你这意思,是有喜欢的人了?”

喜欢的人?周九良的脑子里蹦出一个台上顾盼生情台下温和谦谨的人,并不宽阔也不高大的背影,却一路上都把他护在身后,都说自己是他宠出来的角儿,是他带了八年的孩子,每一次心动和感动混在一起,他真不知道轻飘飘的一句喜欢算不算对不起那人。

周艺看他神情,知道是说中了,又接着问:“那她喜欢你吗?”

不知道。他太好了,我不敢问,害怕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而我还不够好。好到也能把他护在身后。周九良在心里一字一句的回答。

“航,喜欢人就要大胆的去追啊,你不主动,她怎么明白你的心意呢?”

我怕我表现得太明显,就会失去他。虽然有时候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但我已经很努力了。

孟鹤堂,你永远都不要发现,有一丁点你可能会离开我的风险,我都承担不起。

北京。

孟鹤堂看着自己刚回了短信后再没有回复的手机,有些烦躁地掐灭了手里的烟。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