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有点甜?喝水水【六】

#堂良##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祝哥俩天长地久#

孟鹤堂觉得今天自己大概狗粮吃多了脑子堵住了,几个现挂也跟没过脑子似的就出来了,底下粉丝的尖叫才让他回过神自己刚刚调戏了一把九良,今天来小剧场的观众实在是赚翻了。

都是为了吃饭,光卖艺哪够吃的,再说总要给人点儿念想,孟鹤堂在心里安慰自己。当然,更让他在意的是今天周九良的心不在焉太明显了,一定出了什么事,这孩子现在有事儿都不愿意跟自己说了吗,孟鹤堂心情一点点沉下来,总觉得自己亲手养的好白菜要出墙。

终于返场也完了,回了后台孟鹤堂看着一言不发默默收拾东西的周九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今天怎么了到底?”

“先生……”听见孟鹤堂询问自己,温柔的低音让周九良一整晚的不安渐渐平复了一些。

“嗯?”孟鹤堂看他还是不回头,心里更不舒服了。

“先生,我请几天假,刚我爸打电话给我说,我妈摔了。”周九良的声音很低,微微颤抖的感觉像在压抑着什么。

这样子看在孟鹤堂眼里实在心疼,直接伸手抱住了九良:“好,请假的事我跟师父说,你别着急,明天买张票就回家去,没事的,你别太担心,老爷子就在家里呢,一会儿你再打给电话问问到底怎么样了,严不严重,要不然先给你姐姐打个电话,她离家里近,你跟她商量商量,别着急。”

听着孟鹤堂不急不缓的安排,周九良冷静了一下,感觉找到了主心骨一样,可他舍不得离开这个温暖的怀抱,沉默地回抱住孟鹤堂好一会儿才放开。

送周九良回了宿舍,孟鹤堂也回去了,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抽了好几根烟,天知道在后台那会儿他心里突然冒出来的想吻住九良的冲动是怎么回事。孟鹤堂脑子里俩人打架,一个说:就是习惯护着他了呗,不一定真是喜欢,那可是亲师兄弟;另一个说:哪儿就是习惯,那就是喜欢啊,但这也不是一个人的事儿,还得考虑人喜不喜欢自己呢……想来想去想得脑袋疼,孟鹤堂这一夜注定无眠。

那边儿周九良先给家里打电话,说自己明天回去,又给结婚以后留在市里的姐姐周艺打了电话,俩人说好明天回趟老家,就算暂时安排好了。

第二天一早,周九良买了上午的高铁票回了山东,真是好几年没回来了,出了高铁站又坐汽车回老家,一路颠簸终于到了熟悉的老房子门口,姐姐已经先他一步到了,车就停在院子里头。

周九良推开家门,看见的却是父母二人好好地坐在沙发上,旁边周艺一脸不认同的样子,好像刚跟父母起了争吵。

“爸?妈?”周九良仔细看了看电话里据说“骨折了过两天要动手术”的妈妈,再看了看一脸逃避心虚的爸爸,心里头一下子明白过来了。

“航航啊,你回来啦。”还是周艺先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

周九良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表情,心里头的担忧、被欺骗的愤怒、庆幸母亲并未出事,还有这几天来猜测孟鹤堂心思的焦虑不安,混合在心里头,半晌,才把行李箱放在了门口,沉默地坐到了沙发上,打开手机,准备买回北京的票。

周母眼疾手快看到了他要买票,一把拉住了周九良;“干嘛呢?你就这么着急回去?你要是生气,就气妈不好,是妈让爸给你打电话骗你的,可是要不告诉你我出了事,你还记得回这个家吗?”

周九良放下了手机,有些陌生的看了看母亲,周母看他这样心里忽然有点心虚,周九良十几岁就离开了家独自在外,也是他们的狠心,才使两代人之间没有那么亲密,但作为父母,他们做这些都是为了九良好呀,给自己找到了理由,周母又硬气了一点儿:“这次让你回来,是你三婶帮你介绍了几个姑娘,我看着都挺好的,想让你跟人去见见面,你也二十多了还没个对象,我跟你爸能不着急吗?你三婶热心,认识的人又多,我想着,你……”

“我不去。”话还没说完,周九良就打断了她,“这么大张旗鼓把我骗回来,就为了逼我去相亲,您二位还是省省这份心,我自己的事用不着您操心。”

周九良好歹是个说相声的,台上再冷淡,那嘴也不是吃干饭的,一通冷嘲热讽下来,周父周母的脸色都不好看了,周父更是跟周母一起搭着腔地说起他来,倒是周艺听不下去,帮自己弟弟劝了二老几句,毕竟现在周九良年纪也不大,再说结婚本来就是自己的事,周艺实在觉得这次父母的做法过火了。

周九良无动于衷地坐着,耳朵里听着父母一人一句数落着自己,只有姐姐帮着自己说话,忽然很想在北京的孟鹤堂。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