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有点甜?喝水水【五】

#堂良##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祝哥俩天长地久#

周九良发现最近孟鹤堂有点躲着自己。

这实在是想不明白了,自己也没干什么啊?他心里倒有个怀疑,莫不是上次张云雷跟孟哥微信里说了什么,他的心思自家孟哥是看不出来,可张云雷是谁啊那可是个吃过看过的主儿,再加上九郎知道他的这点儿心思万一管不住嘴告诉了张云雷呢?

周九良想想都心慌,可他也不是爱把事儿挂嘴边的人,自己越闷越难受,台上就有点心不在焉,有几次活也没使好,有一次还差点儿出了事,心里头就更是复杂憋闷。

孟鹤堂当然是看出来他有心事了,可是自己现在更心虚呢,上次听张云雷给他一顿科普之后才知道那些小说一样的文章是什么意思,他之前只知道有人给他们的视频做剪辑,再配个歌儿还挺好听,但大部分没有文章那么露骨。

孟鹤堂其实对这些个粉丝也大概知道点,有的喜欢自己长得好,有的喜欢自己在台上的表演风格,也有的就喜欢看自己跟九良在台上互动。以前他还不出名的时候,有时候就常跟着干爹和师父出去参加节目什么的,在台上都是特别卖力气,也留下了大量“珍贵的”影视资料,那时候也没觉得多不好意思,可是现在看着那些写的像模像样的“同人文”,孟鹤堂老是被臊得无言以对。

说起来还是张云雷知道的多,毕竟他的粉丝更多,基数大那些爱看互动的粉丝就更多,张云雷还给他推荐了好几个据他说写的特别好甚至有点过于真实的“同人文”,都是孟鹤堂和周九良做主角的,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交了这么一朋友居然爱到网上看自己师弟跟另一个师弟谈恋爱?

孟鹤堂翻着翻着居然还找着一篇张云雷跟杨九郎的,也不知道那位爷是没注意还是故意的,作为粉丝们公认的闺蜜,俩人在文里都是朋友,有时候是故交有时候是发小,有时候是同事有时候是战友,还真是什么类型都有。孟鹤堂看自己当主角的文总觉得不得劲,那些文里的自己都有点陌生,看着他们跟同样有点陌生的周九良卿卿我我,嘶,那羞耻度……

不过看张云雷的文好些,他就当看笑话似的,而且张云雷跟杨九郎的那些个同人文真叫一个肉麻呀,别说还真挺好看,嘿嘿嘿……他俩的那组合还有一名儿,叫九辫儿,自己跟九良的也有,有时候叫堂良有时候又叫良堂,这个孟鹤堂不太懂为什么,直到被某些自带车的文拉上几次车之后,又默默地回去接着看九辫儿了……

孟鹤堂就这么一不留神的开始嗑起了九辫儿,连着看了好几天,看得他是茶不思饭不想,没事儿就抱个手机傻乐,要不然就换换口味看自己的文,有的文笔还真不赖,他这么不爱看书的人也看得不亦乐乎。

那边周九良只觉得孟鹤堂可能有点知道了什么的样子,但是这个逃避的反应,说实话也不是很出乎意料,想是能想明白,可该难过还是很难过的。再加上家里头又开始催他找女朋友,他自己不想找,又说给他找了相亲,前两年就说要他回家相亲,周九良就是不回去,二老也拿他没办法。

那天上台前,周九良的手机响了,接起来一看是他父亲:“航航,你妈妈出事儿了。”

“什么?怎么回事?”九良心里一咯噔。

“昨天在家里摔了一跤,骨折了已经送到医院去了,过几天要给你妈妈安排手术。她说要瞒着你,我想着还是跟你说一声。航航,你要是有时间,也回来看看你妈妈。”父亲语气平静,说到最后一句还有点心酸。

挂了电话,那边儿孟鹤堂也好了准备上台了,看他脸色不对忙问:“怎么了?”

九良低着头缓了一会扯出个不太好看的笑:“没事儿。”

说罢抹了把脸就上台了,孟鹤堂只好打算等下台之后再问清楚。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