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有点甜?喝水水【四】

#堂良##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祝哥俩 天长地久#

“先生?”嗯?谁喊他?

“先生?孟哥?你撒开我呀……”嗯?好像是九良的声音?

迷迷糊糊睁开了眼,孟鹤堂才发现自己像个八爪鱼一样踢乱了被子,踹飞了玩偶,四肢并用地紧紧抱着周九良不放手,总之,丢人极了。

“孟哥?醒啦?”九良被他闷在怀里,轻声问他:“醒了当放我起来吧,我买早饭去。”

“周宝宝,你怎么醒这么早?”孟鹤堂抱着九良,感受了一下九良有点像小时候一样胖胖软软的手感,还有和自己一样的沐浴露香,就不太想撒手。

被他明显依赖的样子弄得有些无奈,周九良把头从孟鹤堂的怀里探到他肩膀上,正瞧见撩起的睡衣盖不住孟鹤堂的那一对腰窝。没忍住脸红了个透,周九良感受了一下某个冲动的地方,不知所措。

孟鹤堂哪知道这孩子怎么突然就不理他了,不过也习惯了,正打算再逗两下就收手,突然感觉到胯骨附近的异状,试探性的动了动腰,没防备小堂主跟小九良这一下碰了个照面。

这可太尴尬了。孟鹤堂也懵住了,九良虽然是他看着长大的,但今早这种情况着实是没遇到过,低头看看头都快埋他胸膛里的九良,孟鹤堂决定像个师哥的样子,虽然师弟傻了,但是自己不能傻,没事的嘛,不过就是正常的青春期的反应嘛,很正常很正常的呀,孩子还小呢肯定不知道,吓坏了吧怕不是?越这样越不能激动,小孩子脸皮薄自己就当不知道吧……

“咳,还是我去买吧。”孟鹤堂假装什么都没有似的,一骨碌坐了起来,抓了抓鸟巢一样的头,穿了拖鞋出去了。

周九良在被窝里冷静了好一会才冷静下来,被窝里全是孟鹤堂的气息,周九良感觉自己的心里刮起了名叫孟鹤堂的台风,让人无处躲藏也反抗不了。

好不容易做足了心理建设,周九良也起床出了房间,孟鹤堂买早饭还没回来,他就开始乒了乓啷地收拾起来,铺床,扫地,阳台上有几盆粉丝送的花,九良翻出个喷壶来浇花。一通忙活下来,孟鹤堂刚好也开了门带了早点回来了,他爱吃淮扬口的菜,早上一定要喝点儿汤水,九良是个山东爷们,买了些煎饼炸糕给他。

两人对坐吃着早餐,一时也没人说话,孟鹤堂偷偷抬眼一看,九良耳朵上还有一抹没退干净的红,知道他不好意思自己还特意在楼下磨蹭了好一会儿也才回来,这会儿看到九良还真不知道说点什么,只好说起昨天晚上台上那几个没响的包袱。九良偶尔答他,偶尔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唇出神。

孟鹤堂也有点心不在焉的,想着还没问张云雷的事儿,没留神被粥呛了一口。

“咳咳!唉我去……咳!咳咳!”

接过九良递来的餐巾纸,孟鹤堂擦擦嘴就赶紧拿起了手机给张云雷发微信:

“小辫儿,我昨儿看到一个粉丝写的小说还是什么,看了一半都没有女主角,就我跟九良俩人,那剧情跟谈恋爱似的,好家伙。”

张云雷也刚起没多一会儿,窝在被子里回他微信:

“小哥哥,你听说过同人吗?”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