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有点甜?喝水水【三】

#堂良##孟鹤堂##周九良##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祝哥俩天长地久#

        不是第一次睡在孟哥身边,周九良知道他孟哥在台上勤快又活泼,睡相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拿被子把人裹得严严实实,再拿上一个大玩偶跟自己一左一右把人夹上,这才放心的睡了。

        凌晨两点半,孟鹤堂醒了。

        说来也奇怪,这几天确实累的饭都么没怎么好好吃过,来回赶场人都瘦了一圈,可在今天夜里两点半,他清醒的能来一段数来宝。
       
       一睁眼看到的是周九良,九良把他跟犯人似的堵了个严实,安安静静的睡在一旁,一只手搭在他腰上。

        这孩子从小是他带大的,刚见到九良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小团子,师父指着他说这孩子话少正好跟自己互补,孟鹤堂心说话少怎么办,要是老不搭茬自己还不得憋死,正想说话那小团子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清澈稚气却又带了点那个年龄的孩子没有的东西,什么东西呢?孟鹤堂也说不上来,只记得光顾着看师弟的眼睛没能拒绝,稀里糊涂的就把人领回去了。
       
       孟鹤堂自己也才二十来岁,带着个像个小老头似的九良,像兄长又像父亲,九良话少人也内向,见着他都是规规矩矩喊先生,孟鹤堂觉得生疏叫他改了几次才学会喊孟哥,后来九良生病上医院,都是他领着,一夜一夜在医院陪着九良,醒来的时候九良就睁着眼睛躺着看他,也不说话,孟鹤堂一看他那眼神就心舒坦。之后九良也越来越黏着他了,到哪儿去都要抱着孟鹤堂的手臂,牵着孟鹤堂的衣角,也不说话地跟在孟鹤堂屁股后头,先开始孟鹤堂不习惯一回头吓一跳,九良就呲着口大白牙对着他笑,笑的孟鹤堂什么脾气都没了。

        那时候俩人才开始搭档说相声,都没什么名气,在老五队跟着烧饼四哥,有时候票都卖不出去,散了场俩人蹲舞台边上抽烟。他不准九良跟着他抽烟,九良就坐他旁边擦自己那三弦。再后来活渐渐磨出来了,风格也慢慢稳定下来了,票也能卖光了,自己也调去了新开的七队当了队长,一切都越来越好了,身边的这个人也从原来那个内向的小师弟渐渐长成了一个大男人了。孟鹤堂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看过周九良的睡颜,每次都是九良醒的早,每次都是九良安安静静地看着他,看着看着就看了八年。
       
       心里有点空空落落的,孟鹤堂翻了个身,睡着前看的那段,大概是小说的东西又浮现在脑海里,看作者应该是他的粉丝,那小说并没有女主人公,只有顶着自己和九良名字的两个人,写的只是些琐碎的日常,实在感觉诡异。孟鹤堂的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测,却又没有勇气接着看下去。粉丝的想法好难懂啊,要不然明天找张云雷问问,他粉丝多,肯定见过这种的。

        再看看表,居然已经快四点了,来不及想别的,孟鹤堂重新翻过身来,面朝着九良终于缓缓睡着。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