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有点甜?喝水水【二】

#堂良##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祝哥俩天长地久#

回到家,孟鹤堂放下东西就赶紧去厨房,只是太晚了,家里也没什么菜,从冰箱里翻出两包速冻饺子,打算下点儿饺子对付一下。

看孟哥也不休息一下直奔厨房,九良也跟了进去,磨磨蹭蹭的跟个小尾巴似的跟在他孟哥后头。

孟鹤堂撸起袖子,露出白皙的手臂,回头看了九良一眼就乐了,“怎么跟个小狗似的?周宝宝?”

“孟哥你休息会儿,我来吧。”九良有心要接过孟鹤堂手里的锅。

孟鹤堂一扭身躲开,嫌弃的说:“可别吧,你做完我得收拾半天。”

“哦……”

“是不是饿了?刚听你在车上就喊饿了,没事儿啊,饺子快着呢,那梨汤里还有梨,你捞点儿先垫垫肚子啊。”

“孟哥我不能再吃啦,人都说我胖了……”

“谁说的?哪儿胖了?没胖没胖。”放下锅盖,孟鹤堂回身捏了捏九良的脸,心想好像手感是好多了,嘴里还哄着小孩说没胖。

“你看……”九良委屈地努努嘴,撩起上衣给孟哥看自己的小肚肚。

“噗……咳,没有,没胖呢……”孟鹤堂没忍住摸了摸那看起来就软的小肚子,“还真挺软嘿~”

“你也软。”九良也伸爪摸了摸孟鹤堂的腰,其实在台上也想摸,就是不敢。

“嘿嘿嘿嘿,痒痒痒,不准摸。”孟鹤堂笑着躲,假装拿手里的锅铲敲他。

九良闭上眼,等半天头上也没落下锅铲,一睁眼他孟哥又转身捞饺子去了,忍不住在心里叹气,先生总是这么好,自己还真应了粉丝说的是他宠出来的。

饺子很快好了,两人热热乎乎吃了一锅饺子,就准备洗洗睡了,之前在孟鹤堂家住过的九良熟门熟路地洗好澡,孟鹤堂推门进了卫生间,俩人站在镜子前,并排刷牙。

“九良,上次我拿给你的那洗面奶你用了没?你看你这脸上,好像有个痘啊。”孟鹤堂看了镜子半天,盯着九良开始查作业。

“用了啊,就,就这几天忘了。”九良心虚地眨了眨眼。

“你别忘啊,得用。男人也得保养不是?我们九良这么嫩的脸,长痘多不好看?”孟鹤堂放下牙刷,开始教育九良。

“我不用那么好看……”

“谁说不用?人都喊说你帅呢,你今儿没用洗面奶吧,来来来,用我这个,我给你那个呀,是控油的,你们年轻人,好长痘,所以你要用,知道吗?而且要坚持用……”

“嗯……知道了……好……”九良乖乖地点着头,在心里小小声的顶嘴,你好看就行了呀,诶,不行,也不能太好看了,可是这么好看的先生已经藏不住了呀,自己只要能一直在台上陪着他就好,再多的,怎么能想呢?想到这儿九良的心情也有些复杂,没留神拿孟鹤堂的洗面奶挤了一大坨,洗了好一会儿才洗干净。

孟鹤堂已经洗好了出去了,九良晃到他房间门口,看着孟鹤堂坐在床上看手机,好像看见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脸纠结的盯着屏幕。

“先生,我给你揉揉腰吧,今儿在台上没收住力。”

孟鹤堂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见九良,嘴里胡乱答应:“嗯,嗯,行啊。”

看九良走近床边,大概反应过来是要给自己按摩一下,就自觉的趴好了,嘴里又开始唠叨:“九良啊,没事的啊,台上效果挺好的,就是我有时候没反应过来,还得你给我现挂接上,嘿嘿……”

九良一屁股坐到孟鹤堂腿上,开始给孟哥按腰,别看他一个大老爷们,平时做什么也挺风风火火的,这会儿下手倒不重,仔仔细细的按摩着,耳朵里听着孟哥的唠叨,脸上带着自己都没发现的笑。

孟鹤堂先开始还絮絮叨叨地跟九良说粉丝在网上的弹幕特好玩,过一会儿声音渐渐低了,又过一会儿就不说话了。九良低头一看,睡着了。

最近是有些太忙了,先生眼睛下面有点暗,今天到后来声音都有点劈了,九良有些心疼,揉揉孟鹤堂的卷毛,看着毫无防备趴在床上的先生,按摩撩起来的衣服露出一小截白皙劲瘦的腰肢,实在是忍了半天没忍住,确定孟鹤堂睡熟了,在那一截上亲了一口。

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孟鹤堂的睡颜,想了想,九良也在孟鹤堂身边躺下了,心里一点隐秘的私心想明天一睁眼,就能看见先生,那该多好。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