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荒,倦鸟双

天长地久一不留神。今天也要更堂良文。

有点甜?喝水水【一】

#堂良##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祝哥俩天长地久#

说有那么一天,是堂良专场,俩人实在是连着说了一晚上累着了,下了班回了后台孟鹤堂就找保温杯,正瞧见九良也摸出了杯子在那儿喝,刚在台上听见他咳嗽好几声了,孟鹤堂想起昨天就开始有点咳嗽的九良,把自己给他煮的梨水揣上就找九良去了。

“嘿!喝水呢?老艺术家?嘿嘿嘿……”孟鹤堂凑过去,特幼稚地还想吓九良一跳。九良一见他家先生这傻样就想乐,憋住了笑不理他。

“喝什么呢?白开水啊?你这不好喝啊,来来来,喝我这个!”孟鹤堂热情地递过自己的保温杯,眼神期待地盯着九良。

九良接过来,乖乖喝了一口,一下被温热清甜的梨水香进了心里,熨帖地砸么砸么嘴,其实他不太能吃甜,不过梨水这股甜清香得很,一点儿也不腻人。有心逗逗师哥,便假装被甜齁着了似的,一脸嫌弃地问孟鹤堂:“先生你这里头什么呀,太甜了吧。”

孟鹤堂愣了一下,为着哄九良跟着喝梨水,自己也没放多少冰糖啊,怎么还是太甜了?便拿过杯子自己也喝了一口,呆呆萌萌地说:“没多甜啊……”看着九良笑出一口大白牙,才知道这小子憋着坏逗自己呢,忍不住皮了一下,卖了个萌:“是不甜啊!还没我甜呢~”说完自己也乐了,九良也乐了,呲着一口大白牙还撅他:“要点儿脸吧先生!”

正闹着,俩人磨磨蹭蹭换了衣服,收拾了包就准备回去了,九良一摸兜,“嗯?我钥匙呢?”找了半天没找着,想想肯定老秦他们几个小子皮给他藏起来了,九良就想抡三弦,这没钥匙晚上进不了门了,明儿见着一定得打一顿了。正估摸着先揍谁,那边儿孟鹤堂过来了,“还没走?”“那我也不想这样啊,钥匙找不着了。”九良无奈的摊手手,还委屈地噘了噘嘴。孟鹤堂一听就乐了,知道准是那几个皮小子恶作剧,就也帮着九良一块儿找,两人找了好一会儿,一无所获,给秦霄贤打电话,结果几个坏小子全不接。

九良没办法,说:“算了算了,一会儿太晚了走不了了,先生,我去您那儿对付一晚上吧。”

“行啊,你来呗,正好我带你回去。”孟鹤堂没意见,也实在是累了想回家赶紧洗个澡睡了。

俩人就一块出了剧院回家去了。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63)